导航菜单

深度思考|高效水肥已来临!农业或开启十年暴利时代

?

   12:59:03 乡村工程师

|郭天鹰

  6月底陕西之行,曾拜访大荔县大丰收农技服务部的安军,其人其言其行,给笔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冬枣是大荔的名片,亩收入随着温室、钢架棉被、冷棚等设施管理不同差距巨大,从10余万到2万甚至更低,安军的一个钢架棉被示范园,今年应该能亩收6万以上。

  “农业是暴利产业,或持续十年以上”

  做农资,搞水肥一体化很辛苦。

  安军的梦想其实是能有块连片的七、八十亩大小的园子。“蓄水池建中间,临池建房子放置施肥机器等,施肥、打药、除草一个人全部搞定,除草可以用火焰除草机……设施、露天、早熟、晚熟,合理搭配滚动发展……”安军给笔者算了利润和收入水平,直言包括房地产在内的没有任何一个行业能与之相比。

  陕西大荔,整个西北地区设施农业的一个制高点,以冬枣为代表的水果等收益水平也是首屈一指。整个大荔几乎没有大田,能利用的土地几乎都种上了果树,这种情况下,安军想拥有一块连片的园子难度可想而知。

  但安军对农业前景的看好,不仅仅是因为大荔农户的收入水平,更多是一种趋势判断,是对新农业技术的信心。

  在大荔,也和其他地方一样存在着劳力减少、种植主体老龄化、观念落后、规模较小、水平参差不齐等问题,但正如历史上每一次转型都蕴藏着巨大的机会一样,安军看到也是农业转型期带来的巨大的提升空间。

  安军在每个村都会争取建示范园子,这些农户都是经过前期筛选,规模合适、能接受他的施肥理念,而这些园子在实施水肥一体化后,无论产量和品质都获得大幅度提升,不少园子收入翻番。

  我想,这或许才是安军如此看好农业前景的关键。

  传统的农业模式已经陷入困境,新的机会也在不断孕育,十年暴利肯定不是所有人的盛宴,只会属于那些掌握作物规律和市场规律的人,尤其是拥有核心技术、掌握新农业新技术的人。

  

  水肥一体化两年的园子,安军给笔者展示疏松的土壤。除了第一年需要调理土壤用底肥外,之后几年基本不用底肥,只要保持养分平衡,注重有机无机搭配,土壤一样疏松不会板结。

  “农资行业最大的问题不是产品,而是不会用”

  在反问笔者之后,安军直接说出了答案:农资行业最大的问题不是产品,而是不会用。

  我们认为大多数经销商和农民不懂肥料,也不会使用肥料,不专业,这才是农资行业最大的问题。

  安军给笔者举了一个例子:下面一个客户的冬枣示范园,一直采用安军的施肥方案,本来一切都很正常,甚至还准备好了明天的观摩。但前几天客户自己偷偷冲了一遍高钾肥,把好好的示范园给毁了,浪费了一年的努力。

  “很多下面的客户和用户还在使用高钾方案膨果,但现在大荔的土壤根本不缺钾,过多使用钾肥,会导致冬枣长不大、颜色绿、牛毛色多,后期出现鸡屎黄。我们现在推的都是高氮方案,而且是在大荔第一个提出来的。”

  产品应用是关键,和产品一样,水肥一体化绝不仅仅是铺两根滴灌带那么简单,背后的平衡施肥、精准施肥技术才是最重要的,安军告诉笔者,“铺两根管子谁不会呢?”。

  农资行业最缺乏的就是产品应用技术,安军正是将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建立在技术之上,未来农业、农资行业或有翻天覆地变化,但拥有技术才能进退自如。

  在平衡和精准施肥理念下,安军对产品的选择遵循少而精的原则,比如德国康朴的水溶肥、绿色农华的悬浮肥、根力多的复合微生物肥等。

  

  上左,是冲了高钾的,右图是实施高氮方案的。很多人不明白,还以为左图的枣好,其实冬枣讲究的是底白色红,像这种颜色基本上就算是废了,卖不出好价钱的。

  “水肥一体化的本质就是平衡施肥和精准施肥”

  2014年是一个重要的年份。

  这一年,安军和十几个干农资的朋友到广东,自费参加了华南农业大学张承林老师的一个水肥一体化培训班。

  就是这次学习,让他明白了水肥一体化的关键:平衡施肥。让他之前的默默探索有了方向,回来后又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和研究,终于在水肥一体化的道路上越走越宽,而他也是同期学员中唯一坚持到现在仍然从事水肥一体化的。

  2014年之前,安军主要经营农药,每年也有个三五百万的营业额,对水肥一体化充满了兴趣,摸索好久但始终不得其门而入。2014年之后,他几乎完全放弃了农药销售,一心只想做好水肥一体化,转的彻底而决绝。

  谈及转型原因,安军说那时候他认为作物的主要问题已经不是植保,而是根部和营养的问题,因为化肥过量施用,土壤恶化触目惊心,水肥管理对作物产量和品质提升的空间更大,尤其是对水肥一体化技术,尤为看好。

  安军幸运自己参加了张承林老师的培训班,笔者也看到张承林老师的4B施肥技术正在被广泛宣传,真心希望更多人能够掌握水肥一体化背后的平衡施肥和精准施肥技术。

  因为营养平衡是产量品质的主要制约因素。

  

  葡萄园旁边的简易蓄水池,能蓄150多方水。将黄河水澄清后滴灌使用,安军说制约他的水肥一体化最大的困难,有资金问题,有观念问题,但最大的还是水的问题。

  “未来五十年最主流的施肥技术,利民利国家”

  水肥一体化,减肥节水减药省人工,对产量和品质的提升同样十分显著。

  浏览安军的微信朋友圈,最常看到就是两句话:水肥一体化的核心就是平衡施肥;水肥一体化利民利国家。

  在园子间辗转的路途,对经过的园子安军也都会给笔者指点一番,几经指点后,外行如笔者也注意到了,管理好的园子并不多见,黄化、树势弱小到处可见,安军说这种眼见的差距在最终化成收入时还会进一步扩大,而且差别非常大。

  谈及推广水肥一体化的感受,农民传统用肥习惯和种植思维无疑是个大问题,但与之相伴就是采取水肥一体化和平衡施肥以后产量和品质的巨大提升效果。

坦途。

  相比之下,资金和水源是推广水肥一体化最大障碍,尤其是水源。

  大荔很多地方是引黄河水灌溉(大水漫灌危害很大),有一些地方用井水灌溉,但很多地方是缺水的,打井成本太高很多农户不干,有的园子太小,弄简易蓄水池也不方便。

  “其实只要有水,其他都不是问题。”

  

  中间为安军,左为种植冬枣的齐西振大哥,右为促成这次大荔之行的绿色农华的郝笑一。郝笑一说,了解水肥一体化,你得出来多看看。

  写在最后:

  下面这组数据可以看出我们的化肥利用率和美国的差距,真的是非常大。

  我国近 30 年来的粮食增长主要依赖大量水肥 和农药投入,2012 年我国化肥用量(纯量)达 5839.8万 t,单位面积化肥用量是世界水平的 3 倍、发达国 家的 2 倍。单位养分投入产出粮食(折算为水稻当量)仅 14 kg/kg,远低于美国的 40 kg/kg,当季氮肥平均利用率不足 30%。

  关于减肥增效,国家推出了很多举措,比如大力推广有机肥、推行水肥一体化等等,但笔者感觉到缺少真正懂得平衡施肥技术的人才或许才是最大的瓶颈,化肥的高产之路其实远远没有结束,解决化肥的高效施用甚至比发展有机替代还要重要。

  老百姓缺的不仅是水肥一体化设施,不掌握平衡施肥技术,你即使免费铺设再多的设备也没有用处,资金和政策应该有助于人才的培养、技术的普及和设施设备的更好应用,与其给老百姓去免费铺滴灌带,不如把基础水利先做好。

  水肥一体化技术,真的是利民利国家。

app

|郭天鹰

  6月底陕西之行,曾拜访大荔县大丰收农技服务部的安军,其人其言其行,给笔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冬枣是大荔的名片,亩收入随着温室、钢架棉被、冷棚等设施管理不同差距巨大,从10余万到2万甚至更低,安军的一个钢架棉被示范园,今年应该能亩收6万以上。

  “农业是暴利产业,或持续十年以上”

  做农资,搞水肥一体化很辛苦。

  安军的梦想其实是能有块连片的七、八十亩大小的园子。“蓄水池建中间,临池建房子放置施肥机器等,施肥、打药、除草一个人全部搞定,除草可以用火焰除草机……设施、露天、早熟、晚熟,合理搭配滚动发展……”安军给笔者算了利润和收入水平,直言包括房地产在内的没有任何一个行业能与之相比。

  陕西大荔,整个西北地区设施农业的一个制高点,以冬枣为代表的水果等收益水平也是首屈一指。整个大荔几乎没有大田,能利用的土地几乎都种上了果树,这种情况下,安军想拥有一块连片的园子难度可想而知。

  但安军对农业前景的看好,不仅仅是因为大荔农户的收入水平,更多是一种趋势判断,是对新农业技术的信心。

  在大荔,也和其他地方一样存在着劳力减少、种植主体老龄化、观念落后、规模较小、水平参差不齐等问题,但正如历史上每一次转型都蕴藏着巨大的机会一样,安军看到也是农业转型期带来的巨大的提升空间。

  安军在每个村都会争取建示范园子,这些农户都是经过前期筛选,规模合适、能接受他的施肥理念,而这些园子在实施水肥一体化后,无论产量和品质都获得大幅度提升,不少园子收入翻番。

  我想,这或许才是安军如此看好农业前景的关键。

  传统的农业模式已经陷入困境,新的机会也在不断孕育,十年暴利肯定不是所有人的盛宴,只会属于那些掌握作物规律和市场规律的人,尤其是拥有核心技术、掌握新农业新技术的人。

  

  水肥一体化两年的园子,安军给笔者展示疏松的土壤。除了第一年需要调理土壤用底肥外,之后几年基本不用底肥,只要保持养分平衡,注重有机无机搭配,土壤一样疏松不会板结。

  “农资行业最大的问题不是产品,而是不会用”

  在反问笔者之后,安军直接说出了答案:农资行业最大的问题不是产品,而是不会用。

  我们认为大多数经销商和农民不懂肥料,也不会使用肥料,不专业,这才是农资行业最大的问题。

  安军给笔者举了一个例子:下面一个客户的冬枣示范园,一直采用安军的施肥方案,本来一切都很正常,甚至还准备好了明天的观摩。但前几天客户自己偷偷冲了一遍高钾肥,把好好的示范园给毁了,浪费了一年的努力。

  “很多下面的客户和用户还在使用高钾方案膨果,但现在大荔的土壤根本不缺钾,过多使用钾肥,会导致冬枣长不大、颜色绿、牛毛色多,后期出现鸡屎黄。我们现在推的都是高氮方案,而且是在大荔第一个提出来的。”

  产品应用是关键,和产品一样,水肥一体化绝不仅仅是铺两根滴灌带那么简单,背后的平衡施肥、精准施肥技术才是最重要的,安军告诉笔者,“铺两根管子谁不会呢?”。

  农资行业最缺乏的就是产品应用技术,安军正是将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建立在技术之上,未来农业、农资行业或有翻天覆地变化,但拥有技术才能进退自如。

  在平衡和精准施肥理念下,安军对产品的选择遵循少而精的原则,比如德国康朴的水溶肥、绿色农华的悬浮肥、根力多的复合微生物肥等。

  

  上左,是冲了高钾的,右图是实施高氮方案的。很多人不明白,还以为左图的枣好,其实冬枣讲究的是底白色红,像这种颜色基本上就算是废了,卖不出好价钱的。

  “水肥一体化的本质就是平衡施肥和精准施肥”

  2014年是一个重要的年份。

  这一年,安军和十几个干农资的朋友到广东,自费参加了华南农业大学张承林老师的一个水肥一体化培训班。

  就是这次学习,让他明白了水肥一体化的关键:平衡施肥。让他之前的默默探索有了方向,回来后又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和研究,终于在水肥一体化的道路上越走越宽,而他也是同期学员中唯一坚持到现在仍然从事水肥一体化的。

  2014年之前,安军主要经营农药,每年也有个三五百万的营业额,对水肥一体化充满了兴趣,摸索好久但始终不得其门而入。2014年之后,他几乎完全放弃了农药销售,一心只想做好水肥一体化,转的彻底而决绝。

  谈及转型原因,安军说那时候他认为作物的主要问题已经不是植保,而是根部和营养的问题,因为化肥过量施用,土壤恶化触目惊心,水肥管理对作物产量和品质提升的空间更大,尤其是对水肥一体化技术,尤为看好。

  安军幸运自己参加了张承林老师的培训班,笔者也看到张承林老师的4B施肥技术正在被广泛宣传,真心希望更多人能够掌握水肥一体化背后的平衡施肥和精准施肥技术。

  因为营养平衡是产量品质的主要制约因素。

  

  葡萄园旁边的简易蓄水池,能蓄150多方水。将黄河水澄清后滴灌使用,安军说制约他的水肥一体化最大的困难,有资金问题,有观念问题,但最大的还是水的问题。

  “未来五十年最主流的施肥技术,利民利国家”

  水肥一体化,减肥节水减药省人工,对产量和品质的提升同样十分显著。

  浏览安军的微信朋友圈,最常看到就是两句话:水肥一体化的核心就是平衡施肥;水肥一体化利民利国家。

  在园子间辗转的路途,对经过的园子安军也都会给笔者指点一番,几经指点后,外行如笔者也注意到了,管理好的园子并不多见,黄化、树势弱小到处可见,安军说这种眼见的差距在最终化成收入时还会进一步扩大,而且差别非常大。

  谈及推广水肥一体化的感受,农民传统用肥习惯和种植思维无疑是个大问题,但与之相伴就是采取水肥一体化和平衡施肥以后产量和品质的巨大提升效果。

坦途。

  相比之下,资金和水源是推广水肥一体化最大障碍,尤其是水源。

  大荔很多地方是引黄河水灌溉(大水漫灌危害很大),有一些地方用井水灌溉,但很多地方是缺水的,打井成本太高很多农户不干,有的园子太小,弄简易蓄水池也不方便。

  “其实只要有水,其他都不是问题。”

  

  中间为安军,左为种植冬枣的齐西振大哥,右为促成这次大荔之行的绿色农华的郝笑一。郝笑一说,了解水肥一体化,你得出来多看看。

  写在最后:

  下面这组数据可以看出我们的化肥利用率和美国的差距,真的是非常大。

  我国近 30 年来的粮食增长主要依赖大量水肥 和农药投入,2012 年我国化肥用量(纯量)达 5839.8万 t,单位面积化肥用量是世界水平的 3 倍、发达国 家的 2 倍。单位养分投入产出粮食(折算为水稻当量)仅 14 kg/kg,远低于美国的 40 kg/kg,当季氮肥平均利用率不足 30%。

  关于减肥增效,国家推出了很多举措,比如大力推广有机肥、推行水肥一体化等等,但笔者感觉到缺少真正懂得平衡施肥技术的人才或许才是最大的瓶颈,化肥的高产之路其实远远没有结束,解决化肥的高效施用甚至比发展有机替代还要重要。

  老百姓缺的不仅是水肥一体化设施,不掌握平衡施肥技术,你即使免费铺设再多的设备也没有用处,资金和政策应该有助于人才的培养、技术的普及和设施设备的更好应用,与其给老百姓去免费铺滴灌带,不如把基础水利先做好。

  水肥一体化技术,真的是利民利国家。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