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尸虫(聊斋故事)

?

07:58:35 麻辣评故事

长山县的郑义喜爱捉弄人,人们虽然有点厌恶他,但因喇叭吹的好,附近村民家里有喜事和丧事皆都会请他过去吹喇叭。一次,有一人家办丧事,请他过去吹喇叭,待归家时已夜深。他醉醺醺的打着灯笼急匆匆行走在山间小路上。走了一会,困意袭来,他无力的把灯笼放在一边,遂倒地歇息,片刻后竟睡着。

不大会,他被一叽叽咕咕声音惊醒,睁开眼一看,不由大惊,浑身哆嗦。只见在灯笼的微弱光芒照耀下,他竟身在一坟地,面前一个坟地的棺材破土而出,里面的尸体竟在地上。尸体上爬满无数黑压压的小虫,叽叽咕咕叫着在疯狂的吞噬尸体的血肉。

他仔细看看,那些小虫约有三厘米长,身上长有黄色鳞片,无数爪子,竟长着四只红色眼睛,嘴巴又长又尖,贪婪的吞噬尸体。尸体上的寿衣早已不翼而飞。不知是不是被它们吞食。郑义吓得魂飞魄散,来不及提灯笼惊慌的离开。

却是跌跌撞撞走了很久还是走不出去,他恐惧的望着黑漆漆、阴森森的树林,心中甚是绝望,竟晕厥过去。待他醒来,天已拂晓,他想起昨晚之事,遂环视四周,却是哪有什么坟地,他身在一片树林里,这片树林他太熟悉了,出了树林不远就是村庄。可是他不甘心,他知道树林西边就是坟地,遂至前,却是没有一个坟墓深陷。所有坟墓安静,肃穆的立在那里。郑义呆呆地望着它们。想着昨晚的惊魂一幕,甚是惊异。

想着晚上带人再前来。遂至家中和家人、村民道出此事。人们听罢,却都笑得前仰后合。道他平日里常常胡言乱语,说些瞎话糊弄人也就罢了。如今却是编造如此奇怪、诡异事情欺骗大家是何用意。郑义目睹他们的样子,很是生气,脸色凝重而通红的道:小人平日里虽然顽劣,但昨晚之事确实属实。大家如若不信,今日晚上可去探个虚实。人们听了面面相觑,遂又同意晚上前往。

晚上,几个胆大的后生和郑义至那坟前,却是等了很久都没有动静。不由得都怨气冲天,埋怨他糊弄人。遂欲离开,刚走出不远,忽闻听后面传来叽叽咕咕的恐怖声音,几个人吓得都停住脚。

郑义做个嘘的动作,他们蹑手蹑脚的慢慢至前,果见到郑义所说一幕。因人多壮胆,他们观察一会下山。

第二日,此事人人皆知。后来查清那坟墓乃是村里屠夫唐二运的坟墓。他刚埋葬三天,家人遂至坟墓,却是目睹坟墓没有丝毫破坏。又挖掘出棺材打开,里面的情形令他们大惊,只见刚刚才埋葬三天的尸体,血肉皆无,只剩下一具血淋淋的骷髅。甚是恐怖。

棺材里并没有郑义他们所说的可怕,诡异吞食尸体的怪异虫子。这个事情传开后,人们都议论纷纷,有老人说可能是唐二运在世时甚是不孝,和妻子把母亲虐待致死,且总是欺凌弱小,称霸一方。罪孽深重,以至于死后得了报应,尸体被不知名怪异虫子吞噬。

长山县的郑义喜爱捉弄人,人们虽然有点厌恶他,但因喇叭吹的好,附近村民家里有喜事和丧事皆都会请他过去吹喇叭。一次,有一人家办丧事,请他过去吹喇叭,待归家时已夜深。他醉醺醺的打着灯笼急匆匆行走在山间小路上。走了一会,困意袭来,他无力的把灯笼放在一边,遂倒地歇息,片刻后竟睡着。

不大会,他被一叽叽咕咕声音惊醒,睁开眼一看,不由大惊,浑身哆嗦。只见在灯笼的微弱光芒照耀下,他竟身在一坟地,面前一个坟地的棺材破土而出,里面的尸体竟在地上。尸体上爬满无数黑压压的小虫,叽叽咕咕叫着在疯狂的吞噬尸体的血肉。

他仔细看看,那些小虫约有三厘米长,身上长有黄色鳞片,无数爪子,竟长着四只红色眼睛,嘴巴又长又尖,贪婪的吞噬尸体。尸体上的寿衣早已不翼而飞。不知是不是被它们吞食。郑义吓得魂飞魄散,来不及提灯笼惊慌的离开。

却是跌跌撞撞走了很久还是走不出去,他恐惧的望着黑漆漆、阴森森的树林,心中甚是绝望,竟晕厥过去。待他醒来,天已拂晓,他想起昨晚之事,遂环视四周,却是哪有什么坟地,他身在一片树林里,这片树林他太熟悉了,出了树林不远就是村庄。可是他不甘心,他知道树林西边就是坟地,遂至前,却是没有一个坟墓深陷。所有坟墓安静,肃穆的立在那里。郑义呆呆地望着它们。想着昨晚的惊魂一幕,甚是惊异。

想着晚上带人再前来。遂至家中和家人、村民道出此事。人们听罢,却都笑得前仰后合。道他平日里常常胡言乱语,说些瞎话糊弄人也就罢了。如今却是编造如此奇怪、诡异事情欺骗大家是何用意。郑义目睹他们的样子,很是生气,脸色凝重而通红的道:小人平日里虽然顽劣,但昨晚之事确实属实。大家如若不信,今日晚上可去探个虚实。人们听了面面相觑,遂又同意晚上前往。

晚上,几个胆大的后生和郑义至那坟前,却是等了很久都没有动静。不由得都怨气冲天,埋怨他糊弄人。遂欲离开,刚走出不远,忽闻听后面传来叽叽咕咕的恐怖声音,几个人吓得都停住脚。

郑义做个嘘的动作,他们蹑手蹑脚的慢慢至前,果见到郑义所说一幕。因人多壮胆,他们观察一会下山。

第二日,此事人人皆知。后来查清那坟墓乃是村里屠夫唐二运的坟墓。他刚埋葬三天,家人遂至坟墓,却是目睹坟墓没有丝毫破坏。又挖掘出棺材打开,里面的情形令他们大惊,只见刚刚才埋葬三天的尸体,血肉皆无,只剩下一具血淋淋的骷髅。甚是恐怖。

棺材里并没有郑义他们所说的可怕,诡异吞食尸体的怪异虫子。这个事情传开后,人们都议论纷纷,有老人说可能是唐二运在世时甚是不孝,和妻子把母亲虐待致死,且总是欺凌弱小,称霸一方。罪孽深重,以至于死后得了报应,尸体被不知名怪异虫子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