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八岁女儿随口念出两句诗父亲就担忧女儿堕落风尘结果忧虑成真

  大唐,是一个梦幻般繁华的年代,那是一个后人只能说追赶不能说超越的年代,在那一个年代里,诗人如璀璨的繁星聚成银河,每一位都绽放出照耀万古的光辉。甚至女子也能够在那银河中享受荣耀光辉,大唐的诗人,从来都不只是属于男子,还有着今天四大天王般的“唐朝四大女诗人”,而其中最为知名的非薛涛莫属。

  

  薛涛出身于官宦之家,所以她从小就能够习字读书,舞文弄墨,这为她的天赋开发提供了很大便利,而不至于湮没在芸芸众生之间。她的天赋就是诗文,我们知道大唐是很看重诗人的,一位优秀的诗人不仅能够到处蹭饭,而且还能够得到君王的赏识做官,可惜这一切并不属于身为女性的薛涛,尽管她已经是一位优秀的女诗人,这也为她后来的悲惨结局埋下了伏笔。

  薛涛的父亲叫做薛郧,是一个胸怀家国天下的传统士人,在竭力尽忠职守的同时,也喜欢吟诗作赋。等到有了女儿薛涛之后,薛郧最开心的一件事情就是教女儿读书,教她怎样作诗写文。薛涛在八岁的时候,薛郧陪着女儿在院子里休息乘凉,突然在看到旁边的梧桐树时灵感突发,吟出了一句诗“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

  当时的薛郧极为自得,但是一时半会没有想到合适的尾句,正在愁苦之中,忽然听到了旁边八岁的女儿随口念出了对应的两句诗“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这两句诗从文法上来看,是极为对仗工整并且自有一番风景意象的,很多人穷尽一生也写不出遮阳两句诗来。

  然而作为父亲的薛郧在听到女儿的这两句诗后,尽管一开始的时候为她的才气而欣喜,但是随后就开始忧思不止,担忧女儿以后的命运,担忧她极有可能会堕落风尘。按照现代人的眼光来看,这一份担忧是没有道理的,毕竟有才华总是好事,然而薛郧的忧虑结果是成真了的,这又是为什么呢?

  其实古人说“以诗言志”,诗歌本身在很多时候也是个人志趣的一种表达,尽管有时候是有意识的,有时候是无意识的。薛郧的诗是“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看似是写景,实则是对于自己心中那一种男子汉顶天立地、刚正不阿的精神描述。事实上他后来也正是因此而获罪遭贬,最终抑郁而亡,以至于无法庇护十四岁以后的薛涛。

  而薛涛所续的“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这一句虽然在语法上极为工整,但是精神气象却未免有些奢靡乃至于谄媚,讲的是那一种宾客如云的景象,所体现出来的是她对于繁华生活的向往,这种才气轻浮有余而稳重不足,一旦遭遇变故就难以自保其身,薛郧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有此忧虑。

  等到薛郧去世之后,十四岁的薛涛还能够凭借一些遗物勉强生活,但到十六岁的时候就已经入了乐籍,就此彻底堕落风尘。有人说是因为那时候的女性没有工作,所以薛涛只能这样做,但其实这种说法是不准确的。

  那时候虽然女性可以选择的工作很少,但是农活、针线活、佣人都是存在大量需求的,我们看《隋唐英雄传》的时候,秦叔宝的父亲去世后,他的母亲就是靠干这些活把他给养大的。不过薛涛显然不愿意去干那些粗活累活,于是她就成为了一名营妓,而这其实还是一种心性志趣的选择,当年的薛郧在她诵出那两句诗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对此,你怎么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