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在这里读懂重庆,贰厂后的鹅岭公园几人知神秘石室怎成贵族园林

  在这里读懂重庆,贰厂后的鹅岭公园几人知?神秘石室怎成贵族园林?

  重庆是一座极其“复杂”的城市。我们很难用一本书、几篇文献、几张照片或者是几段影像去描摹它的全貌,不论其广度还是深度,我们只能尽量贴近两三寸,大多所谓遇见了真重庆,笔锋却从未入过七八分。

  个人的渺小在一座城市的历史面前总是一览无遗。因此,不如选择一种谦卑的姿态,如盲人摸象一般穷举,一步步发现她显露的山水。

  横扼渝中半岛脊线,处地势险要之峰的鹅岭公园不失为一个切点,以期于此触摸到城市的脉搏。

  在这里读懂重庆,贰厂后的鹅岭公园几人知?神秘石室怎成贵族园林?

  鹅岭公园是重庆最早的私家园林,清末宣统年间,云南恩安盐商李耀廷、李龢阳父子羡鹅岭之奇美而于此营造园林,始建于清宣统元年(1909年),耗时三年完成,名其曰“礼园”,亦称“宜园”。李氏友人清侍御赵熙曾书赠“鹅岭”,刻石立碑。

  礼园建成之初,即有“园极亭馆池台之胜”的说法。光绪年间进士宋育仁《题礼园亭馆》诗,所谓“步虚声下御风台,一角山楼雨涧开。爽气西浮白驹逝,江流东去海潮回。俯临木杪孤亭出,静听涛音万壑哀”,对礼园风光描摹颇有传神之处。

  在这里读懂重庆,贰厂后的鹅岭公园几人知?神秘石室怎成贵族园林?

  礼园的主人李耀庭是一个很开明的绅商,对于政治风向十分敏锐。除主人家在园内居住以外,还常常接待重庆城的军政官员,社会贤达。一时间,达官显贵、名流时彦轿来马往,盛极一时。

  辛亥革命时期,他曾经用巨款资助孙中山先生的革命事业,为此,孙中山先生还特别亲笔题字“高瞻远瞩”,将这条幅赠送给李耀庭,以表谢意;袁世凯窃取革命,复辟称帝,遭到全国人民反对。云南蔡锷将军组建讨袁护国军,讨伐袁世凯,初期一度受挫,也受到礼园主人邀请,到礼园暂避;清朝邮传大臣盛怀宣,不顾国家利益,伙同出卖了铁路主权,被四川名士赵熙弹劾,朝廷将赵熙撤职罢官。对这等刚直不阿的斗士,礼园主人派专人去邀来长住。

  在这里读懂重庆,贰厂后的鹅岭公园几人知?神秘石室怎成贵族园林?

  到了抗战爆发,国民政府迁来重庆,礼园更是风云涌动。

  蒋介石、宋美龄夫妇来到重庆,初期就借住在礼园的飞阁。以后有林森、于右任、孙科、宋子文、白崇禧等国民党要员也时常到礼园小住。

  除了中国人,抗战时也有一些国家的大使驻在礼园。比如英国驻华大使卡尔,在礼园内就住了四五年。土尔其、澳大利亚两国的驻华大使馆,也一度设在礼园内。

  1949年11月底,重庆解放。西南军区领导机关有一段时间设在礼园,刘伯承、贺龙、李达等西南军区首长也常到礼园办公。

  在这里读懂重庆,贰厂后的鹅岭公园几人知?神秘石室怎成贵族园林?

  1957年,周恩来总理出访欧亚11国,回国途中在重庆停留。周总理知道重庆市民文化娱乐场所比较少,非常关心重庆人民的文化休闲及场地建设。在与重庆市领导谈话时,提议把位于鹅项颈的礼园加以扩建,建成一个供市民休闲、游玩的大众公园。重庆市政府根据周总理的提议,迅速拟定了扩建方案开始建设,并于第二(1958)年建成开放。

  在这里读懂重庆,贰厂后的鹅岭公园几人知?神秘石室怎成贵族园林?

  公园建成后,便成为本地人最爱的赏景之地。360度的江景,容两江四院五桥,揽胜重庆。往日达官贵族的赏玩之地变成了重庆人的馈赠,园内名胜这才为更多人所知。

  瞰胜楼是曾经的渝中制高点,“环目锁苍穹,乾坤混沌,两江拍岸惊涛水,挽万壑千山汇天门。”这里不比南山一棵树纵览重庆,可每每登上高楼,一股豪气油然而生——城市的喧杂、游客的嘈杂一瞬间静音,万物于此归一,问古今英雄几许?试静观那阔浪繁星。

  在这里读懂重庆,贰厂后的鹅岭公园几人知?神秘石室怎成贵族园林?

  百年历史的园林,自然有无数值得探究的神秘之处。距离瞰胜楼不远的桐轩石室曾经是一处隐秘的中国式共济会所。石室正门两侧以篆刻“桐轩”二字作窗花。室内两条不对称隧道式石级,曲折地通向屋顶观景平台。整个石室轴线对称,但左右窗花及其装饰均不规则,既有变化,而又统一,堪称一绝。桐轩原来是外国传教士所建的教堂,石室上面还有房屋,修建时间估计是1840年前。后来当地居民把教堂烧毁了,于是就引起官司。当地官府便来调解,将石室和这一大片地卖给大盐商李耀廷、李龢阳父子,将卖的钱赔给传教士。因此,这个石室也被看做是鹅岭公园的起源。

  在这里读懂重庆,贰厂后的鹅岭公园几人知?神秘石室怎成贵族园林?

  如今的鹅岭公园不再像以往那样热闹,这样厚重的历史不在吸引快消文化中成长的一代,而它仍是一代代重庆人的隐秘之地,静谧之处才得以窥探山城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