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21岁小伙离世前主动捐全身器官,病理结果出来后,有点遗憾



  2019-08-06 07:23:04 山河掠影

  这件事发生在2012年。虽然已经过去7年了,但依然感动了很多人。用两句话来概括这件事的主要内容就是:2012年4月1日,广东省广州市南方医院急救中心,21岁男孩江立权由于身患绝症,在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时候,他签署器官捐献自愿书,将自己可以使用的器官捐献给红十字会。但遗憾的是,他的器官不能作移植用途。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江立权生于1991年12月,是广西桂平人。2003年前后,才12岁不到的江立权开始有发烧等症状,当地医生搞不清病因。父亲江明超将儿子接到佛山求医,但辗转多家医院仍找不到反复发烧的原因。2004年,广东省人民医院的诊断给江家带来了噩耗,江立权确诊为再生障碍性贫血,根治的唯一办法是骨髓移植,然而50万元左右的费用对这个打工家庭绝对是无法承受之重。江立权只好接受对症治疗,输血维生。由于经常性发烧及其他症状,江立权无法正常上学,13岁就辍学了。江明超夫妇在佛山打工的费用无法支持儿子在广州治疗,只能到病情需要时才到广州。2012年3月15日,因为病情发展江立权到南方医院求诊,住院治疗十多天后返回佛山家中。3月30日早上,腹部剧痛和发烧袭击了江立权,在当地医院紧急治疗后未见缓解,3月31日上午他被转到南方医院。

  

  谁知病情突然急转直下,江立权颅内大量出血,失去意识,呼吸也随之停止,只能暂时靠呼吸机和其他药物维持生命。早在2011年3月,江立权就拿回了一份《广东省红十字会遗体/器官/组织捐献志愿书》,他已签名成为捐献的志愿者。江立权一息尚存之际,告诉父亲帮他完成捐献器官的心愿。为此医院已做好两手准备:先对江立权全力抢救,无效之后等其心脏停跳后再手术获取器官。14时55分,江明超夫妇进入急救室见孩子最后一面。尽管之前已经知道儿子快不行,江立权的母亲来到儿子跟前还是崩溃了,她冲过去抱住儿子,哭得撕心裂肺:“你怎么一声不吭就走了啊!你让妈妈怎么办啊!”江明超看到妻子情绪失控,也忍不住泪水直流。

  

  医护人员为江立权举行了3分钟简单而庄重的默哀。10分钟后,江立权的病情再次恶化,15时30分左右,他被推进了手术室里摘除器官。随后,南方医院专家将江立权取出的肾、肝等器官送病理检测,到17时20分左右遗憾的消息传来了:病理报告显示江立权的遗体属于毛霉菌败血症,属器官移植禁忌症,不能供给他人,医生说可惜遗憾,但他的遗体仍可用作医学用途。

  这件事发生在2012年。虽然已经过去7年了,但依然感动了很多人。用两句话来概括这件事的主要内容就是:2012年4月1日,广东省广州市南方医院急救中心,21岁男孩江立权由于身患绝症,在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时候,他签署器官捐献自愿书,将自己可以使用的器官捐献给红十字会。但遗憾的是,他的器官不能作移植用途。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江立权生于1991年12月,是广西桂平人。2003年前后,才12岁不到的江立权开始有发烧等症状,当地医生搞不清病因。父亲江明超将儿子接到佛山求医,但辗转多家医院仍找不到反复发烧的原因。2004年,广东省人民医院的诊断给江家带来了噩耗,江立权确诊为再生障碍性贫血,根治的唯一办法是骨髓移植,然而50万元左右的费用对这个打工家庭绝对是无法承受之重。江立权只好接受对症治疗,输血维生。由于经常性发烧及其他症状,江立权无法正常上学,13岁就辍学了。江明超夫妇在佛山打工的费用无法支持儿子在广州治疗,只能到病情需要时才到广州。2012年3月15日,因为病情发展江立权到南方医院求诊,住院治疗十多天后返回佛山家中。3月30日早上,腹部剧痛和发烧袭击了江立权,在当地医院紧急治疗后未见缓解,3月31日上午他被转到南方医院。

  

  谁知病情突然急转直下,江立权颅内大量出血,失去意识,呼吸也随之停止,只能暂时靠呼吸机和其他药物维持生命。早在2011年3月,江立权就拿回了一份《广东省红十字会遗体/器官/组织捐献志愿书》,他已签名成为捐献的志愿者。江立权一息尚存之际,告诉父亲帮他完成捐献器官的心愿。为此医院已做好两手准备:先对江立权全力抢救,无效之后等其心脏停跳后再手术获取器官。14时55分,江明超夫妇进入急救室见孩子最后一面。尽管之前已经知道儿子快不行,江立权的母亲来到儿子跟前还是崩溃了,她冲过去抱住儿子,哭得撕心裂肺:“你怎么一声不吭就走了啊!你让妈妈怎么办啊!”江明超看到妻子情绪失控,也忍不住泪水直流。

  

  医护人员为江立权举行了3分钟简单而庄重的默哀。10分钟后,江立权的病情再次恶化,15时30分左右,他被推进了手术室里摘除器官。随后,南方医院专家将江立权取出的肾、肝等器官送病理检测,到17时20分左右遗憾的消息传来了:病理报告显示江立权的遗体属于毛霉菌败血症,属器官移植禁忌症,不能供给他人,医生说可惜遗憾,但他的遗体仍可用作医学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