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扶桑传:第一章 山中奇遇



  

  已是黄昏,山中氤氲了一层水气。

  这座山四荒八合,稀无人烟,除了迷雾、森林、剩下的就只有光怪陆离的动物了。

  一群麻雀“扑棱棱”从构树上腾飞,落下一地枯叶,颜色鲜美的食人花明目张胆地吐着芯子,千树万树的触手摇曳着身姿扑朔迷离,黑暗精灵张开了幽魅的眼睛,这个世界开始丰富多彩起来。

  一棵苍劲的青笋在褚色的土地上若隐若现,它像一个尖锐的锥子,粗壮地插在阿云脚前,把她吓得魂飞魄散,盛着麻辣粉儿的钢筋盆儿被她扔了出去,一只身形矫捷的狐獴从树上翻下迅速接住,稳妥地转交给另一只狐獴。

  阿云稳了稳神儿,那不过是一株叫箭媚的笋而已,《山海经》里有记载过,没什么可怕的。

  当她看到一群狐獴围在树墩前想瓜分她的晚餐时,她毫不犹豫地捡起一根树条,冲它们鞭打道,“喂,快走开,那是我的晚餐!”

  狐獴们吓了一跳,迅速蹿上了树,探着脑袋望着那盆垂涎欲滴的麻辣粉儿迟迟不肯离去。

  经过半天的折腾,阿云的肚皮儿早就扁了下去,发出“咕噜咕噜”的叫声,她迫不及待地用筷子挑起一根长长的细滑的粉儿,刚送到嘴边,筷子就悬在了空中。

  那七只露着三角耳朵的小狐獴不知何时跳到她身边排成一排,用期望的眼神盯的她无法进食。

  “嗨!伙计!你吃的是什么?能分一些给我们尝尝吗?”一只个头儿较高的狐獴说道。

  阿云先被吓了一跳,随后乐道,“你们?你们会说人话?……可这是我的晚餐,凭什么要分你们呀?”

  那只小狐獴伸长了脖子,翘着尾巴搭在另一只狐獴的肩头,一本正经的解释道,“不凭什么,完全因为它的香气刺激到我们的味蕾,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吃食,作为吃货的我们,不尝一尝,觉得有些浪费!”

  “吃货?”

  “……”

  这实在太有意思了,这厮居然敢自称为吃货!与她堪有一拼。

  一个个露着尖尖脑袋的小狐獴,眼睛和耳朵旁丛生着黑漆漆的毛发,它们自带黑眼圈,演技一流,做着各种表情包,萌中带贱,贱中又带着生死无畏的种族责任感。

  噗——

  简直把阿云乐的前仰后翻,眼泪横飞。

  另一只狐獴乖巧地钻进她怀里,用细腻的舌尖舔着阿云没穿袜子的脚跟,她被弄得痒痒极了,抱起那只小狐獴,友好地摸了摸它的脑袋。

  阿云慷慨地与它们分享美味的晚餐,她挑起筷头,喂了它一根儿粉,它一口吸溜进肚子,甚至都没来得及品出味儿,但那长长细细滑滑的粉下喉的感觉,简直妙不可言。

  她还从包里掏出火腿、香菇酱、烤馍片、地瓜条,七只小狐獴们兴奋极了,一根长长的粉被两只狐獴拉的老长,像皮筋儿一样绕来绕去,再一口火腿一口粉吃的麻辣鲜香。

  麻辣粉儿的香味四处飘逸,引来不少只敢远观不敢近前的偷窥着,小野兽们吧唧着嘴巴,口水直流,树上的小松鼠翘起了毛茸茸的大尾巴,倒挂着四只脚的猫头鹰发出低沉的“吱吱”声,望着盆里一根根少去的粉儿咂着嘴。

  两只鼹鼠为了一根掉在地上的粉打起了架,夜莺不时从它们头顶飞过,并伸长鼻子使劲闻足香味,小白蚁则瓜分地上的残汁碎屑。

  就在月亮升上中天的时候,麻辣粉儿已被吃的差不多精光,狐獴们喝完了最后的汤汁,辣得在地上撒泼打滚,兴奋地唱起了歌儿:

  “麻辣使人神经绷紧。”

  “麻辣让人忘却烦恼!”

  “麻辣让人头脑清醒!”

  “……”

  最后七只狐獴赠了一些浆果作为回报,阿云毫不客气地 收入囊中。

  就在这时,吧嗒,吧嗒——

  突然,从树上掉下一滩又一滩的黏液,正好落入空盆,阿云抬头一看,蹦下一个一尺来高的靖人(矮人),把盆儿舔了一遍又一遍,然后跳到地上,把她背包里的东西翻出来扔了一地,抢走了最后一根火腿。

  阿云生气地拎起他,扔出老远,把丢出来的东西重新装进去。

  咚——

  一声惊天巨响在她身边爆破,她心爱的移动硬盘没来得及装进去,就被树上掉下来的巨石砸了个稀巴烂,她发疯地尖叫起来,“天哪,我的存稿!谁干的?”

  没有什么能比这更糟糕了,移动硬盘里存着她以前写的扑街的各种题材小说,还有最近的新书大纲,全都储存在里面,瞬间被毁,整个人都崩溃了,仿佛生命的链条从此中断。

  一个穿着蓝袍的靖人从树杈上蹦下,一副旌旗得胜的样子冲到她跟前扮着各种贱样,有意将她激怒,“喂,是我做的,快来抓我呀!”

  阿云挽起袖子,气不打一处来,冲着干了坏事的靖人喝道,“有本事你别跑,看我怎么收拾你!”

  “来呀,来呀,抓不住!抓不住!”

  “哎呀,站住!……别跑!”

  “……”

  阿云刚去追那蓝袍靖人,从树上又蹦下几个青一色衣服的靖人,背起她的黑包就跑,她只好又去追她那装了全部家当的民族风绣花大包,嘴里不断地怒吼着,“该死……快还我,你们给我站住了……喂,还我……”

  “……”

  

  点击这里输入图注

  这群靖人们跑得飞快,附有合作精神的他们早已在林子里做好了埋伏,把大黑包“嗖”地一下抛起,落到另外几个脚下如飞的靖人手里,这几个靖人再抛给前面飞奔的几个,如此类推,眨眼功夫,靖人们带着她的全部家当消失在茂密的山林之中。

  阿云没追上,失魂落魄地回到刚才吃麻辣粉儿的地方,地上的零食袋,空盆儿,果皮儿,就连被破坏掉的移动硬盘都不翼而飞,留下的只有那粗糙鄙陋的大树墩。

  她伤心地蹲在地上,不知该怎么办,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吧嗒吧嗒”往下掉。

  “喂,伙计,你怎么哭了?”

  阿云忧伤地抬起头,是刚才一起和她吃麻辣粉儿的狐獴在说话,它们刚才躲起来,现在不知从哪儿又冒了出来。

  “我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她无助地叹道。

  “别难过,伙计,我们很乐意帮助你。”

  七只小狐獴一同翘起尾巴,肩并肩手搭手站成一条线,做出一副大公无私的表情,试图想逗她笑,可她只能勉强笑笑。

  “谢谢你们,我不知道怎么来到这里,发生了很多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事,你们也帮不了我。”阿云非常难过,对狐獴却十分感激。

  “嘁,别这样说,我们是蓝梦家族——青丘森林里的蓝梦大组合,我是老大天蓝,真心愿意帮助你。”

  “老二,海蓝,我是女生,我很同情你的遭遇。”

  “老三,风蓝!”

  “叶蓝,我是女生,我也很乐意帮助你。”

  “冰蓝!”

  “深蓝!”

  “冰蓝和深蓝,他们两个光吵架,经常为了该谁刷鞋而吵!”叶蓝插了一句嘴,耸耸肩,表示很无奈。

  最后,从天蓝后面挤出一个个头比较矮小的狐獴,畏畏缩缩的说,“还有我,我是他们里面最小的,叫幽蓝,我也是女生。”

  “看吧,我们都很乐意帮助你,有些事需要你讲出来才能知道怎么办。”天蓝好心提醒道。

  “那好吧,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阿云,是个网络小说家……”阿云从中挤出一个笑容,她没说完就被叶蓝打断了,“小说家是什么?网络又是什么?”

  天蓝拍了一下叶蓝的脑袋训斥道,“别乱说话,我已经告诉你很多次了,让阿云讲完。”

  阿云笑了笑解释道,“没关系让她问吧,网络就是互联网,这个森林里没有,小说家就是写故事的人,我能写出很多很多的故事。”

  “那么,你是从哪儿来的?我们蓝梦家族有很多的故事,你可以把它写下来吗?我们其实是仙人……只不过……”叶蓝没把话说完就看到天蓝挥舞而来的大拳头,赶紧老实的闭紧了嘴巴。

  天蓝笑着解释道,“是这样的,其实我们上了靖人的当,才没有修炼成人形,不然,我们也能算个仙家,可现在……只能讲讲人话,不过,我们还是青丘森林里最会唱歌最会表演的——乐团,对,是乐团,你只要告诉我们你的困惑,或许我们能给你一些有用的建议。”

  “是这样的,没错。”冰蓝、深蓝异口同声。

  阿云听完后,对这些小家伙们讲述自己的遭遇,“谢谢你们,我其实不是你们这个林子的人,我之前在另外一个世界,因为追赶一只老鼠,才掉进这座原始森林,刚才那群靖人抢走了我的黑包,里面装着我的全部家当,它们毁坏了我的移动硬盘,里面存着我的部分书稿,现在也全部丢失,还有一本手写的书稿在那大黑包里,我应该去哪儿把它找回来呢?”她越说语气越低沉。

  七只小狐獴听后却闭口不言,露出各种为难的表情。

  阿云看了看它们,知道它们帮不上什么忙,无力地低下头去。

  森林里变得鸦雀无声,天蓝颤巍巍地呼吸着,不知该怎么收回刚才说过的话。

  叶蓝眨巴着眼睛不知该如何安慰这位陌生朋友,海蓝、风蓝冷着脸注视着远处,幽蓝缩着脖子往冰蓝怀里靠。

  大家沉默了几分钟,各自揣着心事,气氛陡然变得紧张而又压抑,就在压抑感上升到极点的时候,深蓝铿锵的声音突然打破了这份沉重,“你可以去抢回来啊!”

  “对啊,你可以抢回来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叶蓝恍然大悟。

  阿云猛然抬起头,仿佛心中的亮光重新被点燃,可随后天蓝的话又给了她一次重击。

  96

  阿云西瑛

  0.1

  2019.07.27 10:40*

  字数 3273

  

  已是黄昏,山中氤氲了一层水气。

  这座山四荒八合,稀无人烟,除了迷雾、森林、剩下的就只有光怪陆离的动物了。

  一群麻雀“扑棱棱”从构树上腾飞,落下一地枯叶,颜色鲜美的食人花明目张胆地吐着芯子,千树万树的触手摇曳着身姿扑朔迷离,黑暗精灵张开了幽魅的眼睛,这个世界开始丰富多彩起来。

  一棵苍劲的青笋在褚色的土地上若隐若现,它像一个尖锐的锥子,粗壮地插在阿云脚前,把她吓得魂飞魄散,盛着麻辣粉儿的钢筋盆儿被她扔了出去,一只身形矫捷的狐獴从树上翻下迅速接住,稳妥地转交给另一只狐獴。

  阿云稳了稳神儿,那不过是一株叫箭媚的笋而已,《山海经》里有记载过,没什么可怕的。

  当她看到一群狐獴围在树墩前想瓜分她的晚餐时,她毫不犹豫地捡起一根树条,冲它们鞭打道,“喂,快走开,那是我的晚餐!”

  狐獴们吓了一跳,迅速蹿上了树,探着脑袋望着那盆垂涎欲滴的麻辣粉儿迟迟不肯离去。

  经过半天的折腾,阿云的肚皮儿早就扁了下去,发出“咕噜咕噜”的叫声,她迫不及待地用筷子挑起一根长长的细滑的粉儿,刚送到嘴边,筷子就悬在了空中。

  那七只露着三角耳朵的小狐獴不知何时跳到她身边排成一排,用期望的眼神盯的她无法进食。

  “嗨!伙计!你吃的是什么?能分一些给我们尝尝吗?”一只个头儿较高的狐獴说道。

  阿云先被吓了一跳,随后乐道,“你们?你们会说人话?……可这是我的晚餐,凭什么要分你们呀?”

  那只小狐獴伸长了脖子,翘着尾巴搭在另一只狐獴的肩头,一本正经的解释道,“不凭什么,完全因为它的香气刺激到我们的味蕾,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吃食,作为吃货的我们,不尝一尝,觉得有些浪费!”

  “吃货?”

  “……”

  这实在太有意思了,这厮居然敢自称为吃货!与她堪有一拼。

  一个个露着尖尖脑袋的小狐獴,眼睛和耳朵旁丛生着黑漆漆的毛发,它们自带黑眼圈,演技一流,做着各种表情包,萌中带贱,贱中又带着生死无畏的种族责任感。

  噗——

  简直把阿云乐的前仰后翻,眼泪横飞。

  另一只狐獴乖巧地钻进她怀里,用细腻的舌尖舔着阿云没穿袜子的脚跟,她被弄得痒痒极了,抱起那只小狐獴,友好地摸了摸它的脑袋。

  阿云慷慨地与它们分享美味的晚餐,她挑起筷头,喂了它一根儿粉,它一口吸溜进肚子,甚至都没来得及品出味儿,但那长长细细滑滑的粉下喉的感觉,简直妙不可言。

  她还从包里掏出火腿、香菇酱、烤馍片、地瓜条,七只小狐獴们兴奋极了,一根长长的粉被两只狐獴拉的老长,像皮筋儿一样绕来绕去,再一口火腿一口粉吃的麻辣鲜香。

  麻辣粉儿的香味四处飘逸,引来不少只敢远观不敢近前的偷窥着,小野兽们吧唧着嘴巴,口水直流,树上的小松鼠翘起了毛茸茸的大尾巴,倒挂着四只脚的猫头鹰发出低沉的“吱吱”声,望着盆里一根根少去的粉儿咂着嘴。

  两只鼹鼠为了一根掉在地上的粉打起了架,夜莺不时从它们头顶飞过,并伸长鼻子使劲闻足香味,小白蚁则瓜分地上的残汁碎屑。

  就在月亮升上中天的时候,麻辣粉儿已被吃的差不多精光,狐獴们喝完了最后的汤汁,辣得在地上撒泼打滚,兴奋地唱起了歌儿:

  “麻辣使人神经绷紧。”

  “麻辣让人忘却烦恼!”

  “麻辣让人头脑清醒!”

  “……”

  最后七只狐獴赠了一些浆果作为回报,阿云毫不客气地 收入囊中。

  就在这时,吧嗒,吧嗒——

  突然,从树上掉下一滩又一滩的黏液,正好落入空盆,阿云抬头一看,蹦下一个一尺来高的靖人(矮人),把盆儿舔了一遍又一遍,然后跳到地上,把她背包里的东西翻出来扔了一地,抢走了最后一根火腿。

  阿云生气地拎起他,扔出老远,把丢出来的东西重新装进去。

  咚——

  一声惊天巨响在她身边爆破,她心爱的移动硬盘没来得及装进去,就被树上掉下来的巨石砸了个稀巴烂,她发疯地尖叫起来,“天哪,我的存稿!谁干的?”

  没有什么能比这更糟糕了,移动硬盘里存着她以前写的扑街的各种题材小说,还有最近的新书大纲,全都储存在里面,瞬间被毁,整个人都崩溃了,仿佛生命的链条从此中断。

  一个穿着蓝袍的靖人从树杈上蹦下,一副旌旗得胜的样子冲到她跟前扮着各种贱样,有意将她激怒,“喂,是我做的,快来抓我呀!”

  阿云挽起袖子,气不打一处来,冲着干了坏事的靖人喝道,“有本事你别跑,看我怎么收拾你!”

  “来呀,来呀,抓不住!抓不住!”

  “哎呀,站住!……别跑!”

  “……”

  阿云刚去追那蓝袍靖人,从树上又蹦下几个青一色衣服的靖人,背起她的黑包就跑,她只好又去追她那装了全部家当的民族风绣花大包,嘴里不断地怒吼着,“该死……快还我,你们给我站住了……喂,还我……”

  “……”

  

  点击这里输入图注

  这群靖人们跑得飞快,附有合作精神的他们早已在林子里做好了埋伏,把大黑包“嗖”地一下抛起,落到另外几个脚下如飞的靖人手里,这几个靖人再抛给前面飞奔的几个,如此类推,眨眼功夫,靖人们带着她的全部家当消失在茂密的山林之中。

  阿云没追上,失魂落魄地回到刚才吃麻辣粉儿的地方,地上的零食袋,空盆儿,果皮儿,就连被破坏掉的移动硬盘都不翼而飞,留下的只有那粗糙鄙陋的大树墩。

  她伤心地蹲在地上,不知该怎么办,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吧嗒吧嗒”往下掉。

  “喂,伙计,你怎么哭了?”

  阿云忧伤地抬起头,是刚才一起和她吃麻辣粉儿的狐獴在说话,它们刚才躲起来,现在不知从哪儿又冒了出来。

  “我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她无助地叹道。

  “别难过,伙计,我们很乐意帮助你。”

  七只小狐獴一同翘起尾巴,肩并肩手搭手站成一条线,做出一副大公无私的表情,试图想逗她笑,可她只能勉强笑笑。

  “谢谢你们,我不知道怎么来到这里,发生了很多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事,你们也帮不了我。”阿云非常难过,对狐獴却十分感激。

  “嘁,别这样说,我们是蓝梦家族——青丘森林里的蓝梦大组合,我是老大天蓝,真心愿意帮助你。”

  “老二,海蓝,我是女生,我很同情你的遭遇。”

  “老三,风蓝!”

  “叶蓝,我是女生,我也很乐意帮助你。”

  “冰蓝!”

  “深蓝!”

  “冰蓝和深蓝,他们两个光吵架,经常为了该谁刷鞋而吵!”叶蓝插了一句嘴,耸耸肩,表示很无奈。

  最后,从天蓝后面挤出一个个头比较矮小的狐獴,畏畏缩缩的说,“还有我,我是他们里面最小的,叫幽蓝,我也是女生。”

  “看吧,我们都很乐意帮助你,有些事需要你讲出来才能知道怎么办。”天蓝好心提醒道。

  “那好吧,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阿云,是个网络小说家……”阿云从中挤出一个笑容,她没说完就被叶蓝打断了,“小说家是什么?网络又是什么?”

  天蓝拍了一下叶蓝的脑袋训斥道,“别乱说话,我已经告诉你很多次了,让阿云讲完。”

  阿云笑了笑解释道,“没关系让她问吧,网络就是互联网,这个森林里没有,小说家就是写故事的人,我能写出很多很多的故事。”

  “那么,你是从哪儿来的?我们蓝梦家族有很多的故事,你可以把它写下来吗?我们其实是仙人……只不过……”叶蓝没把话说完就看到天蓝挥舞而来的大拳头,赶紧老实的闭紧了嘴巴。

  天蓝笑着解释道,“是这样的,其实我们上了靖人的当,才没有修炼成人形,不然,我们也能算个仙家,可现在……只能讲讲人话,不过,我们还是青丘森林里最会唱歌最会表演的——乐团,对,是乐团,你只要告诉我们你的困惑,或许我们能给你一些有用的建议。”

  “是这样的,没错。”冰蓝、深蓝异口同声。

  阿云听完后,对这些小家伙们讲述自己的遭遇,“谢谢你们,我其实不是你们这个林子的人,我之前在另外一个世界,因为追赶一只老鼠,才掉进这座原始森林,刚才那群靖人抢走了我的黑包,里面装着我的全部家当,它们毁坏了我的移动硬盘,里面存着我的部分书稿,现在也全部丢失,还有一本手写的书稿在那大黑包里,我应该去哪儿把它找回来呢?”她越说语气越低沉。

  七只小狐獴听后却闭口不言,露出各种为难的表情。

  阿云看了看它们,知道它们帮不上什么忙,无力地低下头去。

  森林里变得鸦雀无声,天蓝颤巍巍地呼吸着,不知该怎么收回刚才说过的话。

  叶蓝眨巴着眼睛不知该如何安慰这位陌生朋友,海蓝、风蓝冷着脸注视着远处,幽蓝缩着脖子往冰蓝怀里靠。

  大家沉默了几分钟,各自揣着心事,气氛陡然变得紧张而又压抑,就在压抑感上升到极点的时候,深蓝铿锵的声音突然打破了这份沉重,“你可以去抢回来啊!”

  “对啊,你可以抢回来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叶蓝恍然大悟。

  阿云猛然抬起头,仿佛心中的亮光重新被点燃,可随后天蓝的话又给了她一次重击。

  

  已是黄昏,山中氤氲了一层水气。

  这座山四荒八合,稀无人烟,除了迷雾、森林、剩下的就只有光怪陆离的动物了。

  一群麻雀“扑棱棱”从构树上腾飞,落下一地枯叶,颜色鲜美的食人花明目张胆地吐着芯子,千树万树的触手摇曳着身姿扑朔迷离,黑暗精灵张开了幽魅的眼睛,这个世界开始丰富多彩起来。

  一棵苍劲的青笋在褚色的土地上若隐若现,它像一个尖锐的锥子,粗壮地插在阿云脚前,把她吓得魂飞魄散,盛着麻辣粉儿的钢筋盆儿被她扔了出去,一只身形矫捷的狐獴从树上翻下迅速接住,稳妥地转交给另一只狐獴。

  阿云稳了稳神儿,那不过是一株叫箭媚的笋而已,《山海经》里有记载过,没什么可怕的。

  当她看到一群狐獴围在树墩前想瓜分她的晚餐时,她毫不犹豫地捡起一根树条,冲它们鞭打道,“喂,快走开,那是我的晚餐!”

  狐獴们吓了一跳,迅速蹿上了树,探着脑袋望着那盆垂涎欲滴的麻辣粉儿迟迟不肯离去。

  经过半天的折腾,阿云的肚皮儿早就扁了下去,发出“咕噜咕噜”的叫声,她迫不及待地用筷子挑起一根长长的细滑的粉儿,刚送到嘴边,筷子就悬在了空中。

  那七只露着三角耳朵的小狐獴不知何时跳到她身边排成一排,用期望的眼神盯的她无法进食。

  “嗨!伙计!你吃的是什么?能分一些给我们尝尝吗?”一只个头儿较高的狐獴说道。

  阿云先被吓了一跳,随后乐道,“你们?你们会说人话?……可这是我的晚餐,凭什么要分你们呀?”

  那只小狐獴伸长了脖子,翘着尾巴搭在另一只狐獴的肩头,一本正经的解释道,“不凭什么,完全因为它的香气刺激到我们的味蕾,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吃食,作为吃货的我们,不尝一尝,觉得有些浪费!”

  “吃货?”

  “……”

  这实在太有意思了,这厮居然敢自称为吃货!与她堪有一拼。

  一个个露着尖尖脑袋的小狐獴,眼睛和耳朵旁丛生着黑漆漆的毛发,它们自带黑眼圈,演技一流,做着各种表情包,萌中带贱,贱中又带着生死无畏的种族责任感。

  噗——

  简直把阿云乐的前仰后翻,眼泪横飞。

  另一只狐獴乖巧地钻进她怀里,用细腻的舌尖舔着阿云没穿袜子的脚跟,她被弄得痒痒极了,抱起那只小狐獴,友好地摸了摸它的脑袋。

  阿云慷慨地与它们分享美味的晚餐,她挑起筷头,喂了它一根儿粉,它一口吸溜进肚子,甚至都没来得及品出味儿,但那长长细细滑滑的粉下喉的感觉,简直妙不可言。

  她还从包里掏出火腿、香菇酱、烤馍片、地瓜条,七只小狐獴们兴奋极了,一根长长的粉被两只狐獴拉的老长,像皮筋儿一样绕来绕去,再一口火腿一口粉吃的麻辣鲜香。

  麻辣粉儿的香味四处飘逸,引来不少只敢远观不敢近前的偷窥着,小野兽们吧唧着嘴巴,口水直流,树上的小松鼠翘起了毛茸茸的大尾巴,倒挂着四只脚的猫头鹰发出低沉的“吱吱”声,望着盆里一根根少去的粉儿咂着嘴。

  两只鼹鼠为了一根掉在地上的粉打起了架,夜莺不时从它们头顶飞过,并伸长鼻子使劲闻足香味,小白蚁则瓜分地上的残汁碎屑。

  就在月亮升上中天的时候,麻辣粉儿已被吃的差不多精光,狐獴们喝完了最后的汤汁,辣得在地上撒泼打滚,兴奋地唱起了歌儿:

  “麻辣使人神经绷紧。”

  “麻辣让人忘却烦恼!”

  “麻辣让人头脑清醒!”

  “……”

  最后七只狐獴赠了一些浆果作为回报,阿云毫不客气地 收入囊中。

  就在这时,吧嗒,吧嗒——

  突然,从树上掉下一滩又一滩的黏液,正好落入空盆,阿云抬头一看,蹦下一个一尺来高的靖人(矮人),把盆儿舔了一遍又一遍,然后跳到地上,把她背包里的东西翻出来扔了一地,抢走了最后一根火腿。

  阿云生气地拎起他,扔出老远,把丢出来的东西重新装进去。

  咚——

  一声惊天巨响在她身边爆破,她心爱的移动硬盘没来得及装进去,就被树上掉下来的巨石砸了个稀巴烂,她发疯地尖叫起来,“天哪,我的存稿!谁干的?”

  没有什么能比这更糟糕了,移动硬盘里存着她以前写的扑街的各种题材小说,还有最近的新书大纲,全都储存在里面,瞬间被毁,整个人都崩溃了,仿佛生命的链条从此中断。

  一个穿着蓝袍的靖人从树杈上蹦下,一副旌旗得胜的样子冲到她跟前扮着各种贱样,有意将她激怒,“喂,是我做的,快来抓我呀!”

  阿云挽起袖子,气不打一处来,冲着干了坏事的靖人喝道,“有本事你别跑,看我怎么收拾你!”

  “来呀,来呀,抓不住!抓不住!”

  “哎呀,站住!……别跑!”

  “……”

  阿云刚去追那蓝袍靖人,从树上又蹦下几个青一色衣服的靖人,背起她的黑包就跑,她只好又去追她那装了全部家当的民族风绣花大包,嘴里不断地怒吼着,“该死……快还我,你们给我站住了……喂,还我……”

  “……”

  

  点击这里输入图注

  这群靖人们跑得飞快,附有合作精神的他们早已在林子里做好了埋伏,把大黑包“嗖”地一下抛起,落到另外几个脚下如飞的靖人手里,这几个靖人再抛给前面飞奔的几个,如此类推,眨眼功夫,靖人们带着她的全部家当消失在茂密的山林之中。

  阿云没追上,失魂落魄地回到刚才吃麻辣粉儿的地方,地上的零食袋,空盆儿,果皮儿,就连被破坏掉的移动硬盘都不翼而飞,留下的只有那粗糙鄙陋的大树墩。

  她伤心地蹲在地上,不知该怎么办,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吧嗒吧嗒”往下掉。

  “喂,伙计,你怎么哭了?”

  阿云忧伤地抬起头,是刚才一起和她吃麻辣粉儿的狐獴在说话,它们刚才躲起来,现在不知从哪儿又冒了出来。

  “我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她无助地叹道。

  “别难过,伙计,我们很乐意帮助你。”

  七只小狐獴一同翘起尾巴,肩并肩手搭手站成一条线,做出一副大公无私的表情,试图想逗她笑,可她只能勉强笑笑。

  “谢谢你们,我不知道怎么来到这里,发生了很多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事,你们也帮不了我。”阿云非常难过,对狐獴却十分感激。

  “嘁,别这样说,我们是蓝梦家族——青丘森林里的蓝梦大组合,我是老大天蓝,真心愿意帮助你。”

  “老二,海蓝,我是女生,我很同情你的遭遇。”

  “老三,风蓝!”

  “叶蓝,我是女生,我也很乐意帮助你。”

  “冰蓝!”

  “深蓝!”

  “冰蓝和深蓝,他们两个光吵架,经常为了该谁刷鞋而吵!”叶蓝插了一句嘴,耸耸肩,表示很无奈。

  最后,从天蓝后面挤出一个个头比较矮小的狐獴,畏畏缩缩的说,“还有我,我是他们里面最小的,叫幽蓝,我也是女生。”

  “看吧,我们都很乐意帮助你,有些事需要你讲出来才能知道怎么办。”天蓝好心提醒道。

  “那好吧,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阿云,是个网络小说家……”阿云从中挤出一个笑容,她没说完就被叶蓝打断了,“小说家是什么?网络又是什么?”

  天蓝拍了一下叶蓝的脑袋训斥道,“别乱说话,我已经告诉你很多次了,让阿云讲完。”

  阿云笑了笑解释道,“没关系让她问吧,网络就是互联网,这个森林里没有,小说家就是写故事的人,我能写出很多很多的故事。”

  “那么,你是从哪儿来的?我们蓝梦家族有很多的故事,你可以把它写下来吗?我们其实是仙人……只不过……”叶蓝没把话说完就看到天蓝挥舞而来的大拳头,赶紧老实的闭紧了嘴巴。

  天蓝笑着解释道,“是这样的,其实我们上了靖人的当,才没有修炼成人形,不然,我们也能算个仙家,可现在……只能讲讲人话,不过,我们还是青丘森林里最会唱歌最会表演的——乐团,对,是乐团,你只要告诉我们你的困惑,或许我们能给你一些有用的建议。”

  “是这样的,没错。”冰蓝、深蓝异口同声。

  阿云听完后,对这些小家伙们讲述自己的遭遇,“谢谢你们,我其实不是你们这个林子的人,我之前在另外一个世界,因为追赶一只老鼠,才掉进这座原始森林,刚才那群靖人抢走了我的黑包,里面装着我的全部家当,它们毁坏了我的移动硬盘,里面存着我的部分书稿,现在也全部丢失,还有一本手写的书稿在那大黑包里,我应该去哪儿把它找回来呢?”她越说语气越低沉。

  七只小狐獴听后却闭口不言,露出各种为难的表情。

  阿云看了看它们,知道它们帮不上什么忙,无力地低下头去。

  森林里变得鸦雀无声,天蓝颤巍巍地呼吸着,不知该怎么收回刚才说过的话。

  叶蓝眨巴着眼睛不知该如何安慰这位陌生朋友,海蓝、风蓝冷着脸注视着远处,幽蓝缩着脖子往冰蓝怀里靠。

  大家沉默了几分钟,各自揣着心事,气氛陡然变得紧张而又压抑,就在压抑感上升到极点的时候,深蓝铿锵的声音突然打破了这份沉重,“你可以去抢回来啊!”

  “对啊,你可以抢回来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叶蓝恍然大悟。

  阿云猛然抬起头,仿佛心中的亮光重新被点燃,可随后天蓝的话又给了她一次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