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452期:人心难测还是罗生门?天智航第六大股东官司缠身

  医业观察2019.8.10我要分享

  

  2019年8月7号,北京天智航医疗发布科创板招股书,天智航这公司没啥好讲的,国内的骨科手术机器人公司,进度领先,还有就是这家公司的估值,从来没有便宜过。正当星哥打着哈欠、例行公事拜读招股书的时候,突然发现有惊喜。这也就是为什么星哥特别喜欢看招股书的原因,他总是迫使公司把不愿意对外公布的事情大白于天下。

  天智航亮点在招股书53页到57页,先把原文摘录如下,星哥再做解读,需要招股书原文的可以找我要。

  股东所持股份的 权利限制情况

  自然人股东吴旗所持发行人的股份均处于冻结状态,具体情况如下:

  (1) 吴旗与汪丽慧间的代持关系及相应的股份冻结情况

  2018 年 4 月,汪丽慧向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认定吴旗所持发行人 6,179,200 股股份系汪丽慧所有并过户给汪丽慧,并要求吴旗支付其转让发行人股票80 万股所得款项共计 1,040 万。根据汪丽慧提出的财产保全申请,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于 2018 年 6 月 7 日作出(2018)京 0106 民初 号《民事裁定书》并于 2018 年 6 月 22 日作出(2018)京 0106 民初 号《协助执行通知书》,裁定冻结吴旗持有的发行人的 6,179,200 股股票及其产生的孳息(包括公司派发的红股、转增股、现金红利)。

  上述案件审理过程中,汪丽慧撤回了关于对吴旗所持发行人 6,179,200 股股份进行确权、过户的诉讼请求,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于2019 年 2 月 15 日作出(2018)京 0106 民初 号《民事判决书》,认定汪丽慧与吴旗之间建立了代持关系,并判决吴旗向汪丽慧支付其转让发行人股票 80 万股所得款项共计 1,040万元。吴旗对上述判决不服,已申请二审上诉,截止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二审正在进行中。

  因发行人股份价值变动,汪丽慧原申请冻结所提供的担保物价值已低于被冻结股份的价值,汪丽慧再次提出财产保全申请,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于 2019年 4 月 2 日作出(2019)京 0106 财保 122 号《民事裁定书》并于 2019 年 4 月 4日作出(2019)京 0106 财保 122 号《协助执行通知书》,裁定冻结吴旗持有的发行人的 6,179,200 股股票及其产生的孳息(因 2019 年 4 月发行人资本公积转增股本,截止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上述被冻结的实际股份数额为12,358,400 股)。

  此外,就汪丽慧撤回的关于对吴旗所持发行人 6,179,200 股股份进行确权、过户的诉讼请求,汪丽慧已重新向北京市丰台区法院提起了确权诉讼并获得受理,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已于2019年4月8日向汪丽慧出具了《案件受理通知书》。截止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汪丽慧已另行提起的上述确权诉讼尚未开庭审理。

  (2)吴旗与王永等人间的代持关系及相应的股份冻结情况

  吴旗与王永、徐中兴于 2016 年 5 月,吴旗与张加华于2017 年 3 月,吴旗与WEIDONG WANG、GRACE CHUMAN KWOK 于 2017 年 6 月分别签署《股权代持协议》。根据上述代持协议约定,吴旗分别代替王永、徐中兴、张加华、WEIDONG WANG、GRACE CHUMAN KWOK 持有天智航股份 15 万股、30 万股、15 万股、15 万股、15 万股,总计 90 万股。吴旗系上述代持股权的名义持有人,王永、徐中兴、张加华、WEIDONG WANG、GRACE CHUMAN KWOK系实际所有人。

  2018 年 5 月,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作出仲裁裁决,确认吴旗所持天智航股份中有 15 万股、30 万股、15 万股分别归王永、徐中兴、张加华所有,吴旗应将前述股票过户至王永、徐中兴、张加华名下。

  根据王永、徐中兴、张加华、WEIDONG WANG 及 GRACE CHUMAN KWOK的申请,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 2018 年 6 月 8 日及 2018 年 6 月 11 日分别作出《执行裁定书》和《协助执行通知书》,分别裁定冻结被申请人吴旗名下所有的天智航的股票 15 万股、30 万股、15 万股、15 万股、15 万股,合计 90 万股,及上述被冻结股份产生的孳息(包括公司派发的红股、转增股、现金红利)(因2019 年 4 月发行人资本公积转增股本,且王永与吴旗的争议股份已过户至王永名下,截止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上述被冻结的实际股份数额为 1,500,000 股)。

  2018 年 9 月,北京仲裁委员会作出仲裁裁决,确认吴旗持有的天智航股票中分别有 15 万股归 WEIDONG WANG、GRACE CHUMAN KWOK 所有,吴旗应将该等股票过户至 WEIDONGWANG、GRACE CHUMAN KWOK 名下。

  2019 年 4 月 19 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出具(2019)京 02 执 384 号《执行裁定书》和《协助执行通知书》,裁定将吴旗代王永持有的公司股份过户至王永名下。根据 2019 年 4 月 23 日的《股东名册》,该事项已执行完毕,王永现直接持有公司 30 万股股份(因 2019 年 4 月公司资本公积转增股本,原 15 万股股份相应变更为 30 万股股份)。

  截止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徐中兴、张加华、WEIDONG WANG 及 GRACECHUMAN KWOK 与吴旗股份代持的相应仲裁裁决尚未执行。

  (3)吴旗所持发行人股份的其他查封情况

  因吴旗与光大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融资融券交易纠纷一案,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于向发行人股份登记机构北京股权登记管理中心有限公司发出(2018)沪 0106 民初 8033 号《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其协助轮候查封吴旗持有发行人的 13,858,400 股股份。

  截止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上述股份已被轮候查封。

  1.吴旗是何许人也?

  招股书里没有详细介绍,只知道他是天智航公司第六大股东,股份占比3.68%。按照天智航之前40亿的估值,股份价值1.472亿元。按照现在科创板火爆的行情,上市以后的股份价值肯定是远高于1.472亿元的。

  

  天智航股东情况

  (2019年8月7号天智航科创板招股书)

  2. 这几起官司是咋回事?

  简单说是吴旗与汪丽慧、王永、徐中兴、张加华、WEIDONG WANG 及 GRACE CHUMAN KWOK等人就股份代持打官司,并且在截止到目前的判决中对吴旗不利,并且吴总与光大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融资融券交易存在纠纷,导致其所持有的股份全部被冻结。

  里面涉及到的政府机构和部门有北京市丰台区法院、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北京仲裁委员会、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和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也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3. 诸多疑问

  有意思的是在2015年9月8号天智航的新三板招股书中,并没有吴旗的名字。

  

  天智航前十大股东

  (2015年9月8号天智航新三板招股书)

  为什么这么多人要将股份交由吴旗代持?甚至包括两位外籍人士WEIDONG WANG 及 GRACECHUMAN KWOK ?

  比如汪丽慧,本来在新三板挂牌的时候,直接持有股份,为什么要让吴旗代持?两人签订的到底是代持协议还是股份转让协议?

  吴旗同志的哪些方面让这些国内人士,国际友人和光大证券倍感放心,纷纷签订股权代持or转让or融资融券协议?这是否是罗生门?

  局外人就不得而知了,但是截止目前这些判决的结果,似乎对这位吴旗同志很不利呀~

  人心难测,在1.472亿的利益面前,很多东西其实是没那么重要的,是可以抛弃的。

  没事少找人股份代持;

  股份代持和股份转让是两码事,签协议的时候眼睛看仔细啰;

  真要找人代持的话,请一定要擦亮你的双眼,然后祈祷几年之后,你们不会打官司。

  参考:

  天智航新三板招股书,天智航科创板招股书

  欢迎关注医业观察公众号

  欢迎扫码关注生命科学观察公众号

  小编交流,加微信请注明“名字+公司”

  收藏举报投诉

  

  2019年8月7号,北京天智航医疗发布科创板招股书,天智航这公司没啥好讲的,国内的骨科手术机器人公司,进度领先,还有就是这家公司的估值,从来没有便宜过。正当星哥打着哈欠、例行公事拜读招股书的时候,突然发现有惊喜。这也就是为什么星哥特别喜欢看招股书的原因,他总是迫使公司把不愿意对外公布的事情大白于天下。

  天智航亮点在招股书53页到57页,先把原文摘录如下,星哥再做解读,需要招股书原文的可以找我要。

  股东所持股份的 权利限制情况

  自然人股东吴旗所持发行人的股份均处于冻结状态,具体情况如下:

  (1) 吴旗与汪丽慧间的代持关系及相应的股份冻结情况

  2018 年 4 月,汪丽慧向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认定吴旗所持发行人 6,179,200 股股份系汪丽慧所有并过户给汪丽慧,并要求吴旗支付其转让发行人股票80 万股所得款项共计 1,040 万。根据汪丽慧提出的财产保全申请,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于 2018 年 6 月 7 日作出(2018)京 0106 民初 号《民事裁定书》并于 2018 年 6 月 22 日作出(2018)京 0106 民初 号《协助执行通知书》,裁定冻结吴旗持有的发行人的 6,179,200 股股票及其产生的孳息(包括公司派发的红股、转增股、现金红利)。

  上述案件审理过程中,汪丽慧撤回了关于对吴旗所持发行人 6,179,200 股股份进行确权、过户的诉讼请求,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于2019 年 2 月 15 日作出(2018)京 0106 民初 号《民事判决书》,认定汪丽慧与吴旗之间建立了代持关系,并判决吴旗向汪丽慧支付其转让发行人股票 80 万股所得款项共计 1,040万元。吴旗对上述判决不服,已申请二审上诉,截止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二审正在进行中。

  因发行人股份价值变动,汪丽慧原申请冻结所提供的担保物价值已低于被冻结股份的价值,汪丽慧再次提出财产保全申请,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于 2019年 4 月 2 日作出(2019)京 0106 财保 122 号《民事裁定书》并于 2019 年 4 月 4日作出(2019)京 0106 财保 122 号《协助执行通知书》,裁定冻结吴旗持有的发行人的 6,179,200 股股票及其产生的孳息(因 2019 年 4 月发行人资本公积转增股本,截止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上述被冻结的实际股份数额为12,358,400 股)。

  此外,就汪丽慧撤回的关于对吴旗所持发行人 6,179,200 股股份进行确权、过户的诉讼请求,汪丽慧已重新向北京市丰台区法院提起了确权诉讼并获得受理,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已于2019年4月8日向汪丽慧出具了《案件受理通知书》。截止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汪丽慧已另行提起的上述确权诉讼尚未开庭审理。

  (2)吴旗与王永等人间的代持关系及相应的股份冻结情况

  吴旗与王永、徐中兴于 2016 年 5 月,吴旗与张加华于2017 年 3 月,吴旗与WEIDONG WANG、GRACE CHUMAN KWOK 于 2017 年 6 月分别签署《股权代持协议》。根据上述代持协议约定,吴旗分别代替王永、徐中兴、张加华、WEIDONG WANG、GRACE CHUMAN KWOK 持有天智航股份 15 万股、30 万股、15 万股、15 万股、15 万股,总计 90 万股。吴旗系上述代持股权的名义持有人,王永、徐中兴、张加华、WEIDONG WANG、GRACE CHUMAN KWOK系实际所有人。

  2018 年 5 月,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作出仲裁裁决,确认吴旗所持天智航股份中有 15 万股、30 万股、15 万股分别归王永、徐中兴、张加华所有,吴旗应将前述股票过户至王永、徐中兴、张加华名下。

  根据王永、徐中兴、张加华、WEIDONG WANG 及 GRACE CHUMAN KWOK的申请,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 2018 年 6 月 8 日及 2018 年 6 月 11 日分别作出《执行裁定书》和《协助执行通知书》,分别裁定冻结被申请人吴旗名下所有的天智航的股票 15 万股、30 万股、15 万股、15 万股、15 万股,合计 90 万股,及上述被冻结股份产生的孳息(包括公司派发的红股、转增股、现金红利)(因2019 年 4 月发行人资本公积转增股本,且王永与吴旗的争议股份已过户至王永名下,截止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上述被冻结的实际股份数额为 1,500,000 股)。

  2018 年 9 月,北京仲裁委员会作出仲裁裁决,确认吴旗持有的天智航股票中分别有 15 万股归 WEIDONG WANG、GRACE CHUMAN KWOK 所有,吴旗应将该等股票过户至 WEIDONGWANG、GRACE CHUMAN KWOK 名下。

  2019 年 4 月 19 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出具(2019)京 02 执 384 号《执行裁定书》和《协助执行通知书》,裁定将吴旗代王永持有的公司股份过户至王永名下。根据 2019 年 4 月 23 日的《股东名册》,该事项已执行完毕,王永现直接持有公司 30 万股股份(因 2019 年 4 月公司资本公积转增股本,原 15 万股股份相应变更为 30 万股股份)。

  截止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徐中兴、张加华、WEIDONG WANG 及 GRACECHUMAN KWOK 与吴旗股份代持的相应仲裁裁决尚未执行。

  (3)吴旗所持发行人股份的其他查封情况

  因吴旗与光大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融资融券交易纠纷一案,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于向发行人股份登记机构北京股权登记管理中心有限公司发出(2018)沪 0106 民初 8033 号《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其协助轮候查封吴旗持有发行人的 13,858,400 股股份。

  截止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上述股份已被轮候查封。

  1.吴旗是何许人也?

  招股书里没有详细介绍,只知道他是天智航公司第六大股东,股份占比3.68%。按照天智航之前40亿的估值,股份价值1.472亿元。按照现在科创板火爆的行情,上市以后的股份价值肯定是远高于1.472亿元的。

  

  天智航股东情况

  (2019年8月7号天智航科创板招股书)

  2. 这几起官司是咋回事?

  简单说是吴旗与汪丽慧、王永、徐中兴、张加华、WEIDONG WANG 及 GRACE CHUMAN KWOK等人就股份代持打官司,并且在截止到目前的判决中对吴旗不利,并且吴总与光大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融资融券交易存在纠纷,导致其所持有的股份全部被冻结。

  里面涉及到的政府机构和部门有北京市丰台区法院、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北京仲裁委员会、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和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也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3. 诸多疑问

  有意思的是在2015年9月8号天智航的新三板招股书中,并没有吴旗的名字。

  

  天智航前十大股东

  (2015年9月8号天智航新三板招股书)

  为什么这么多人要将股份交由吴旗代持?甚至包括两位外籍人士WEIDONG WANG 及 GRACECHUMAN KWOK ?

  比如汪丽慧,本来在新三板挂牌的时候,直接持有股份,为什么要让吴旗代持?两人签订的到底是代持协议还是股份转让协议?

  吴旗同志的哪些方面让这些国内人士,国际友人和光大证券倍感放心,纷纷签订股权代持or转让or融资融券协议?这是否是罗生门?

  局外人就不得而知了,但是截止目前这些判决的结果,似乎对这位吴旗同志很不利呀~

  人心难测,在1.472亿的利益面前,很多东西其实是没那么重要的,是可以抛弃的。

  没事少找人股份代持;

  股份代持和股份转让是两码事,签协议的时候眼睛看仔细啰;

  真要找人代持的话,请一定要擦亮你的双眼,然后祈祷几年之后,你们不会打官司。

  参考:

  天智航新三板招股书,天智航科创板招股书

  欢迎关注医业观察公众号

  欢迎扫码关注生命科学观察公众号

  小编交流,加微信请注明“名字+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