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癌之殇(七)

  

  图片发自简书App

  屋漏偏逢连阴雨!

  上海的X医生了解到母亲的病情,建议我们带老人家做下肠镜检查。

  因为母亲行动不方便,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母亲弄到检查室。

  我永远忘不了那天的情景:检查开始没有几分钟,医生就把等在门外的我们叫了进去。原来,母亲手术后复发,可怕的病魔又一次袭击了她的身体。看着显示屏上可怕的画面,我顿时感到万箭穿心......

  母亲做的是无痛检查,等她醒来,我们安慰她没有太大的问题,母亲没有说话。也许从我们不太自然的神情上,她已经猜出了检查的结果。

  第二天早上,我在他们房间门口隐隐听到一段对话。

  父亲:要不,咱们一起死了吧。反正,你死了我也活不长的。

  母亲:孩子们那么孝顺,这样他们怎么受到了?

  随后便是低低的压抑的呜咽声......

  我的眼泪夺眶而出,两位老人一直非常坚强,从来不愿意给子女增添一点点麻烦。这么多年,我远离家乡,每次打电话问候他们,得到的回答几乎都是:“我们很好,不需要你担心的。”

  逢年过节,我给他们寄钱寄东西,父母还要批评我:我们自己有钱,需要什么都可以买,你把小日子过好就行了!”

  事到如今,当他们觉得成了子女的拖累,便羞惭到要出此下策!

  我找来老哥老姐,好好做了番父母的思想工作,两位老人总算答应面对现实。

  老哥再次联系X医生,问询母亲接下来的治疗方案,X医生建议进行放化疗。

  蚌埠肿瘤医院是皖北地区规模最大的三甲综合医院,听说那里化疗的效果相当不错。鉴于父亲莫名其妙的病状,老哥决定把他也一起带去,好好全身检查一遍,看看到底哪里出现的问题。

  母亲需要进行放疗和化疗,父亲先住进了泌尿科,后来又转到了神经外科。

  在宾馆住了两星期之后,考虑到母亲治疗的时间会很长,保守估计也要两个多月,我们决定在医院旁边租套房子。

  千辛万苦搬进去整理好,发现房东许诺的冰箱迟迟不能到位,热水器坏了,煤气打不着。负责联系租房的小侄女到底缺乏经验,没有亲自验房就付了定金。

  勉强在这里住了两日后,我们决定重新找房子......

  我和哥哥一点点把东西搬到新租的公寓,再次安置好一切,我累得几乎瘫倒在地上。

  苦难是一所最好的大学,那段时间,我发现了自己埋藏于体内的坚强本质。

  有天晚上,父亲的血糖非常不稳定,最低时甚至到了2.6。医生紧张地帮父亲输液和打针,到夜里十二点钟,总算稳定在6.6。值班医生嘱咐我,接下来每隔一个小时就要注意父亲的反映,以免出现意外。我不敢大意,小心翼翼地在父亲床头守了一夜。

  看到天色渐亮,我匆忙起来,洗漱掉全身的疲惫,照顾父亲吃饭和吃药。父亲上午有个彩超检查,等哥哥一过来,我赶紧拿着彩超单子去下面排队。

  折腾到八点多一点,父亲总算检查完毕,我见缝插针吃了早饭,然后便迎来了医生的查房。交流好父亲接下来要做的治疗,看到父亲的气色似乎有好转,心中略感欣慰。

  好久没有食欲的父亲说想喝肉糊和水果糊。等到姑妈过来照顾父亲,我立即打车去买了搅拌机和各种食材。

  回到租住的房间,不擅厨艺的我按照配方帮父亲做好肉汤,然后用保温瓶装了给父亲送去。途中得知哥哥陪着母亲在另外的病区还没有吃饭,于是又赶紧去买母亲爱吃的饭菜。

  接下来,我分头给父亲和母亲送饭,在母亲那里,狼吞虎咽了一点吃食。母亲看我实在太累,让我在她床边睡了一会。

  醒来以后,和母亲闲聊了几句,等医生准许母亲可以回去休息后,推着老人家回了租住的处所。

  等到一切安置妥当,我感到全身酸疼,疲惫不堪。然而想到父亲当夜还没有人陪床,我赶紧洗头、洗澡,换好衣服,匆忙赶往医院,看看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

  仔细算算,除了中午睡了两小时,那天我简直陀螺般转了一天一夜,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如何坚持下来的。

  卡耐基说:“人在身处逆境时,适应环境的能力实在惊人。人可以忍受不幸,也可以战胜不幸,因为人有着惊人的潜力。只要立志发挥它,肯定可以度过难关。

  真是很有道理!

  在医院奔波了好几天之后,我们发现事情实在忙不过来,只好决定帮母亲找了个24小时护工,每天200元,全面负责母亲的治疗和生活,然后腾出手来关心父亲的病情。

  母亲的治疗虽然痛苦,但是方案非常明确,父亲的病却一直查不出病因,每天各种检验做来做去,治疗方案迟迟定不下来。

  本以为父亲没什么大碍,在医院住不了几天,然而后来发现并非如此。在父亲身边连续陪了几夜之后,我实在熬不住了,只好帮父亲也找了个护工。

  然而多苦多累,看到父母身体一日比一日好,心中还是喜滋滋的......

  做儿女的,大抵应该都是这种感觉吧!

  96

  南歌吟

  22d8d123 271c 4d80 9c59 6990844a9e37

  2.0

  2019.07.27 09:30*

  字数 1749

  

  图片发自简书App

  屋漏偏逢连阴雨!

  上海的X医生了解到母亲的病情,建议我们带老人家做下肠镜检查。

  因为母亲行动不方便,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母亲弄到检查室。

  我永远忘不了那天的情景:检查开始没有几分钟,医生就把等在门外的我们叫了进去。原来,母亲手术后复发,可怕的病魔又一次袭击了她的身体。看着显示屏上可怕的画面,我顿时感到万箭穿心......

  母亲做的是无痛检查,等她醒来,我们安慰她没有太大的问题,母亲没有说话。也许从我们不太自然的神情上,她已经猜出了检查的结果。

  第二天早上,我在他们房间门口隐隐听到一段对话。

  父亲:要不,咱们一起死了吧。反正,你死了我也活不长的。

  母亲:孩子们那么孝顺,这样他们怎么受到了?

  随后便是低低的压抑的呜咽声......

  我的眼泪夺眶而出,两位老人一直非常坚强,从来不愿意给子女增添一点点麻烦。这么多年,我远离家乡,每次打电话问候他们,得到的回答几乎都是:“我们很好,不需要你担心的。”

  逢年过节,我给他们寄钱寄东西,父母还要批评我:我们自己有钱,需要什么都可以买,你把小日子过好就行了!”

  事到如今,当他们觉得成了子女的拖累,便羞惭到要出此下策!

  我找来老哥老姐,好好做了番父母的思想工作,两位老人总算答应面对现实。

  老哥再次联系X医生,问询母亲接下来的治疗方案,X医生建议进行放化疗。

  蚌埠肿瘤医院是皖北地区规模最大的三甲综合医院,听说那里化疗的效果相当不错。鉴于父亲莫名其妙的病状,老哥决定把他也一起带去,好好全身检查一遍,看看到底哪里出现的问题。

  母亲需要进行放疗和化疗,父亲先住进了泌尿科,后来又转到了神经外科。

  在宾馆住了两星期之后,考虑到母亲治疗的时间会很长,保守估计也要两个多月,我们决定在医院旁边租套房子。

  千辛万苦搬进去整理好,发现房东许诺的冰箱迟迟不能到位,热水器坏了,煤气打不着。负责联系租房的小侄女到底缺乏经验,没有亲自验房就付了定金。

  勉强在这里住了两日后,我们决定重新找房子......

  我和哥哥一点点把东西搬到新租的公寓,再次安置好一切,我累得几乎瘫倒在地上。

  苦难是一所最好的大学,那段时间,我发现了自己埋藏于体内的坚强本质。

  有天晚上,父亲的血糖非常不稳定,最低时甚至到了2.6。医生紧张地帮父亲输液和打针,到夜里十二点钟,总算稳定在6.6。值班医生嘱咐我,接下来每隔一个小时就要注意父亲的反映,以免出现意外。我不敢大意,小心翼翼地在父亲床头守了一夜。

  看到天色渐亮,我匆忙起来,洗漱掉全身的疲惫,照顾父亲吃饭和吃药。父亲上午有个彩超检查,等哥哥一过来,我赶紧拿着彩超单子去下面排队。

  折腾到八点多一点,父亲总算检查完毕,我见缝插针吃了早饭,然后便迎来了医生的查房。交流好父亲接下来要做的治疗,看到父亲的气色似乎有好转,心中略感欣慰。

  好久没有食欲的父亲说想喝肉糊和水果糊。等到姑妈过来照顾父亲,我立即打车去买了搅拌机和各种食材。

  回到租住的房间,不擅厨艺的我按照配方帮父亲做好肉汤,然后用保温瓶装了给父亲送去。途中得知哥哥陪着母亲在另外的病区还没有吃饭,于是又赶紧去买母亲爱吃的饭菜。

  接下来,我分头给父亲和母亲送饭,在母亲那里,狼吞虎咽了一点吃食。母亲看我实在太累,让我在她床边睡了一会。

  醒来以后,和母亲闲聊了几句,等医生准许母亲可以回去休息后,推着老人家回了租住的处所。

  等到一切安置妥当,我感到全身酸疼,疲惫不堪。然而想到父亲当夜还没有人陪床,我赶紧洗头、洗澡,换好衣服,匆忙赶往医院,看看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

  仔细算算,除了中午睡了两小时,那天我简直陀螺般转了一天一夜,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如何坚持下来的。

  卡耐基说:“人在身处逆境时,适应环境的能力实在惊人。人可以忍受不幸,也可以战胜不幸,因为人有着惊人的潜力。只要立志发挥它,肯定可以度过难关。

  真是很有道理!

  在医院奔波了好几天之后,我们发现事情实在忙不过来,只好决定帮母亲找了个24小时护工,每天200元,全面负责母亲的治疗和生活,然后腾出手来关心父亲的病情。

  母亲的治疗虽然痛苦,但是方案非常明确,父亲的病却一直查不出病因,每天各种检验做来做去,治疗方案迟迟定不下来。

  本以为父亲没什么大碍,在医院住不了几天,然而后来发现并非如此。在父亲身边连续陪了几夜之后,我实在熬不住了,只好帮父亲也找了个护工。

  然而多苦多累,看到父母身体一日比一日好,心中还是喜滋滋的......

  做儿女的,大抵应该都是这种感觉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屋漏偏逢连阴雨!

  上海的X医生了解到母亲的病情,建议我们带老人家做下肠镜检查。

  因为母亲行动不方便,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母亲弄到检查室。

  我永远忘不了那天的情景:检查开始没有几分钟,医生就把等在门外的我们叫了进去。原来,母亲手术后复发,可怕的病魔又一次袭击了她的身体。看着显示屏上可怕的画面,我顿时感到万箭穿心......

  母亲做的是无痛检查,等她醒来,我们安慰她没有太大的问题,母亲没有说话。也许从我们不太自然的神情上,她已经猜出了检查的结果。

  第二天早上,我在他们房间门口隐隐听到一段对话。

  父亲:要不,咱们一起死了吧。反正,你死了我也活不长的。

  母亲:孩子们那么孝顺,这样他们怎么受到了?

  随后便是低低的压抑的呜咽声......

  我的眼泪夺眶而出,两位老人一直非常坚强,从来不愿意给子女增添一点点麻烦。这么多年,我远离家乡,每次打电话问候他们,得到的回答几乎都是:“我们很好,不需要你担心的。”

  逢年过节,我给他们寄钱寄东西,父母还要批评我:我们自己有钱,需要什么都可以买,你把小日子过好就行了!”

  事到如今,当他们觉得成了子女的拖累,便羞惭到要出此下策!

  我找来老哥老姐,好好做了番父母的思想工作,两位老人总算答应面对现实。

  老哥再次联系X医生,问询母亲接下来的治疗方案,X医生建议进行放化疗。

  蚌埠肿瘤医院是皖北地区规模最大的三甲综合医院,听说那里化疗的效果相当不错。鉴于父亲莫名其妙的病状,老哥决定把他也一起带去,好好全身检查一遍,看看到底哪里出现的问题。

  母亲需要进行放疗和化疗,父亲先住进了泌尿科,后来又转到了神经外科。

  在宾馆住了两星期之后,考虑到母亲治疗的时间会很长,保守估计也要两个多月,我们决定在医院旁边租套房子。

  千辛万苦搬进去整理好,发现房东许诺的冰箱迟迟不能到位,热水器坏了,煤气打不着。负责联系租房的小侄女到底缺乏经验,没有亲自验房就付了定金。

  勉强在这里住了两日后,我们决定重新找房子......

  我和哥哥一点点把东西搬到新租的公寓,再次安置好一切,我累得几乎瘫倒在地上。

  苦难是一所最好的大学,那段时间,我发现了自己埋藏于体内的坚强本质。

  有天晚上,父亲的血糖非常不稳定,最低时甚至到了2.6。医生紧张地帮父亲输液和打针,到夜里十二点钟,总算稳定在6.6。值班医生嘱咐我,接下来每隔一个小时就要注意父亲的反映,以免出现意外。我不敢大意,小心翼翼地在父亲床头守了一夜。

  看到天色渐亮,我匆忙起来,洗漱掉全身的疲惫,照顾父亲吃饭和吃药。父亲上午有个彩超检查,等哥哥一过来,我赶紧拿着彩超单子去下面排队。

  折腾到八点多一点,父亲总算检查完毕,我见缝插针吃了早饭,然后便迎来了医生的查房。交流好父亲接下来要做的治疗,看到父亲的气色似乎有好转,心中略感欣慰。

  好久没有食欲的父亲说想喝肉糊和水果糊。等到姑妈过来照顾父亲,我立即打车去买了搅拌机和各种食材。

  回到租住的房间,不擅厨艺的我按照配方帮父亲做好肉汤,然后用保温瓶装了给父亲送去。途中得知哥哥陪着母亲在另外的病区还没有吃饭,于是又赶紧去买母亲爱吃的饭菜。

  接下来,我分头给父亲和母亲送饭,在母亲那里,狼吞虎咽了一点吃食。母亲看我实在太累,让我在她床边睡了一会。

  醒来以后,和母亲闲聊了几句,等医生准许母亲可以回去休息后,推着老人家回了租住的处所。

  等到一切安置妥当,我感到全身酸疼,疲惫不堪。然而想到父亲当夜还没有人陪床,我赶紧洗头、洗澡,换好衣服,匆忙赶往医院,看看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

  仔细算算,除了中午睡了两小时,那天我简直陀螺般转了一天一夜,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如何坚持下来的。

  卡耐基说:“人在身处逆境时,适应环境的能力实在惊人。人可以忍受不幸,也可以战胜不幸,因为人有着惊人的潜力。只要立志发挥它,肯定可以度过难关。

  真是很有道理!

  在医院奔波了好几天之后,我们发现事情实在忙不过来,只好决定帮母亲找了个24小时护工,每天200元,全面负责母亲的治疗和生活,然后腾出手来关心父亲的病情。

  母亲的治疗虽然痛苦,但是方案非常明确,父亲的病却一直查不出病因,每天各种检验做来做去,治疗方案迟迟定不下来。

  本以为父亲没什么大碍,在医院住不了几天,然而后来发现并非如此。在父亲身边连续陪了几夜之后,我实在熬不住了,只好帮父亲也找了个护工。

  然而多苦多累,看到父母身体一日比一日好,心中还是喜滋滋的......

  做儿女的,大抵应该都是这种感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