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生存还是毁灭?1300多种动物存在同类相食,北京猿人是食人族?



  2019-07-31 12:47:18 花仔侃历史

  19世纪中叶,世界上掀起了一股寻找人类祖先的风潮,从欧洲到非洲的广大区域,遍布了西方探险家的足迹,然而,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人类的史前世界仍然是未解之谜。19世纪末,苦苦寻觅的探险家最终将注意力转向了东方,而中国,这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开始吸引全世界的目光。

  上世纪20年代,一次偶然的机会,有人在周口店的山洞,发现了一枚类似人类的牙齿化石,于是在1927年展开了一场正式的发掘。然而发掘的结果令世界震惊。从石器、用火的遗迹到完整的猿人头盖骨,周口店将人类的历史起码向前推进了50万年,立刻,这里被认定为人类起源的圣地。

  

  北京猿人骨骼异常破碎

  德国人魏敦瑞是国际知名的古人类学家,1935年的春天,他也赶到了中国。在北京协和医学院B楼的办公室里,他接手了一项梦寐以求的工作,全面负责周口店北京猿人的发掘和研究工作。

  魏敦瑞整天对头骨爱不释手,在他眼中,它们非常完美,但奇怪的是,头骨上总有一些裂纹和孔洞,看起来竟像是伤痕,这让魏敦瑞一时迷惑不解。而就在北京的魏敦瑞不断迎来好消息的同时,世界各地对祖先的寻找也从没有停止过,虽然很多发现都无法与北京猿人媲美,但史前世界也开始被一点点披露出来。

  

  只是,随着人们对原始人类的了解越来越多,一种不安的感觉弥漫开来。1899年在克罗地亚的克拉皮纳山洞考古学家发现了欧洲的史前人类——13万年前的尼安德特人的头骨和四肢骨骼,只是他们异常破碎,足足有650块,而且骨骼上还布满了击打过和烧过的痕迹。1909年在法国的费拉西山洞发掘出的另一颗尼安德特人头骨,破裂的也很严重,以至于有人猜测是被人砸破头吃了脑浆。

  1924年在南非还发现了距今数百万年的南方古猿化石,可是对于他们头上圆形尖状物打击的痕迹,发现者之一雷蒙·达特博士肯定地说:“显然,他们的脑袋都被同类打破过。”越来越多的发现都指向了一个可怕的事实,在几万年乃至上百万年的岁月里,原始人可能普遍参与了一件世上最骇人听闻的事情——人吃人。

  

  1300多种动物在自然环境中存在同类相食

  在缤纷多彩的生物世界中,某些情况下(例如饥饿、繁衍后代等),大到狮子、老虎,小至蜘蛛、瓢虫,偶尔都会上演同类相食的“惨剧”!最近的一份研究资料表明,在野生状态下,大约1300多种动物都有不同程度的同类相食现象的发生;甚至,在人类的近亲——灵长类动物中,目前也有15个种类已有类似的研究记录。

  然而,对于人类自身而言,或许是出于感情或者道德方面的原因,我们似乎还无法接受、甚至也难以想象“食人族”在人类历史中的可能存在。即使是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每每提及“食人”一词,绝大部分人还会联想到电影中的恐怖场面:漆黑的夜晚、狰狞的表情、满嘴的鲜血、可怕的嘶吼、绝望的呻吟……

  

  英国著名生物学家赫胥黎在其《人类在自然界中的地位》一书中也曾这样写道:“在非洲刚果的北部,过去居住着一个民族叫安济奎,这个民族非常残酷,不论朋友、亲属,都要吃的……”。假如将目光投向更为久远的人类历史长河的话,我们不难发现:欧洲的尼安德特人、北美的古印第安人等竟然都已被列入了同类相食的“黑名单”,而且这一名单的长度还在继续增加!或许,真的像某些学者所推测的那样,人类的劣根性是与生俱来的,同类相食的基因早已深深根植在我们的血液之中。北京猿人的这一发现是否也会成为这一论断的最新注脚呢?

  与其他数量较多的古人类头骨相比,北京猿人遗址中发现的古人类肢骨却相对少得可怜。魏敦瑞认为,这种现象显然不可能用水流、食肉动物等自然因素加以解释,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北京猿人有埋葬故去亲人头骨的习俗。因此,猿人洞中大量出现的北京猿人头骨很可能就是远古“猎头者”的战利品。

  

  北京猿人的头骨化石中多见头盖部分,却几乎没有见到头骨底部与面部的骨骼,这与人类头骨的正常情况严重不符!与此同时,在北京猿人头盖骨以及为数不多的几件肢骨之上,魏敦瑞还发现了一些可能是远古人类取食脑髓或骨髓时所遗留下来的破损痕迹;北京猿人下颌骨的断裂特点似乎也暗示了它们因遭受人力砍砸而发生破碎的命运。

  1939年到1943年魏敦瑞连续发表了这样的观点,在《中国猿人头盖骨》一书中,他写道:“猿人猎食自己的亲族正像他猎食其他动物一样。因为古猿人意识到后脑较其他部位更易致人于死地,于是就用锋利的石器敲打头部,然后吸干脑髓,再慢慢割下其他部位的肉吃”。

  

  1941年春,在太平洋战争即将爆发之际,魏敦瑞悄然离开了中国。而此后由于猿人头盖骨神秘失踪,他所下的北京猿人是最早的食人族的结论也成为了仅有的权威论证。时光荏苒,今天再回顾过往,尽管北京猿人给现代人留下一些黑暗的记忆,但在数十万年前那个弱肉强食的世界,生存是唯一的愿望,当文明真正诞生的时候,我们还会苛求历史什么呢?

  

  19世纪中叶,世界上掀起了一股寻找人类祖先的风潮,从欧洲到非洲的广大区域,遍布了西方探险家的足迹,然而,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人类的史前世界仍然是未解之谜。19世纪末,苦苦寻觅的探险家最终将注意力转向了东方,而中国,这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开始吸引全世界的目光。

  上世纪20年代,一次偶然的机会,有人在周口店的山洞,发现了一枚类似人类的牙齿化石,于是在1927年展开了一场正式的发掘。然而发掘的结果令世界震惊。从石器、用火的遗迹到完整的猿人头盖骨,周口店将人类的历史起码向前推进了50万年,立刻,这里被认定为人类起源的圣地。

  

  北京猿人骨骼异常破碎

  德国人魏敦瑞是国际知名的古人类学家,1935年的春天,他也赶到了中国。在北京协和医学院B楼的办公室里,他接手了一项梦寐以求的工作,全面负责周口店北京猿人的发掘和研究工作。

  魏敦瑞整天对头骨爱不释手,在他眼中,它们非常完美,但奇怪的是,头骨上总有一些裂纹和孔洞,看起来竟像是伤痕,这让魏敦瑞一时迷惑不解。而就在北京的魏敦瑞不断迎来好消息的同时,世界各地对祖先的寻找也从没有停止过,虽然很多发现都无法与北京猿人媲美,但史前世界也开始被一点点披露出来。

  

  只是,随着人们对原始人类的了解越来越多,一种不安的感觉弥漫开来。1899年在克罗地亚的克拉皮纳山洞考古学家发现了欧洲的史前人类——13万年前的尼安德特人的头骨和四肢骨骼,只是他们异常破碎,足足有650块,而且骨骼上还布满了击打过和烧过的痕迹。1909年在法国的费拉西山洞发掘出的另一颗尼安德特人头骨,破裂的也很严重,以至于有人猜测是被人砸破头吃了脑浆。

  1924年在南非还发现了距今数百万年的南方古猿化石,可是对于他们头上圆形尖状物打击的痕迹,发现者之一雷蒙·达特博士肯定地说:“显然,他们的脑袋都被同类打破过。”越来越多的发现都指向了一个可怕的事实,在几万年乃至上百万年的岁月里,原始人可能普遍参与了一件世上最骇人听闻的事情——人吃人。

  

  1300多种动物在自然环境中存在同类相食

  在缤纷多彩的生物世界中,某些情况下(例如饥饿、繁衍后代等),大到狮子、老虎,小至蜘蛛、瓢虫,偶尔都会上演同类相食的“惨剧”!最近的一份研究资料表明,在野生状态下,大约1300多种动物都有不同程度的同类相食现象的发生;甚至,在人类的近亲——灵长类动物中,目前也有15个种类已有类似的研究记录。

  然而,对于人类自身而言,或许是出于感情或者道德方面的原因,我们似乎还无法接受、甚至也难以想象“食人族”在人类历史中的可能存在。即使是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每每提及“食人”一词,绝大部分人还会联想到电影中的恐怖场面:漆黑的夜晚、狰狞的表情、满嘴的鲜血、可怕的嘶吼、绝望的呻吟……

  

  英国著名生物学家赫胥黎在其《人类在自然界中的地位》一书中也曾这样写道:“在非洲刚果的北部,过去居住着一个民族叫安济奎,这个民族非常残酷,不论朋友、亲属,都要吃的……”。假如将目光投向更为久远的人类历史长河的话,我们不难发现:欧洲的尼安德特人、北美的古印第安人等竟然都已被列入了同类相食的“黑名单”,而且这一名单的长度还在继续增加!或许,真的像某些学者所推测的那样,人类的劣根性是与生俱来的,同类相食的基因早已深深根植在我们的血液之中。北京猿人的这一发现是否也会成为这一论断的最新注脚呢?

  与其他数量较多的古人类头骨相比,北京猿人遗址中发现的古人类肢骨却相对少得可怜。魏敦瑞认为,这种现象显然不可能用水流、食肉动物等自然因素加以解释,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北京猿人有埋葬故去亲人头骨的习俗。因此,猿人洞中大量出现的北京猿人头骨很可能就是远古“猎头者”的战利品。

  

  北京猿人的头骨化石中多见头盖部分,却几乎没有见到头骨底部与面部的骨骼,这与人类头骨的正常情况严重不符!与此同时,在北京猿人头盖骨以及为数不多的几件肢骨之上,魏敦瑞还发现了一些可能是远古人类取食脑髓或骨髓时所遗留下来的破损痕迹;北京猿人下颌骨的断裂特点似乎也暗示了它们因遭受人力砍砸而发生破碎的命运。

  1939年到1943年魏敦瑞连续发表了这样的观点,在《中国猿人头盖骨》一书中,他写道:“猿人猎食自己的亲族正像他猎食其他动物一样。因为古猿人意识到后脑较其他部位更易致人于死地,于是就用锋利的石器敲打头部,然后吸干脑髓,再慢慢割下其他部位的肉吃”。

  

  1941年春,在太平洋战争即将爆发之际,魏敦瑞悄然离开了中国。而此后由于猿人头盖骨神秘失踪,他所下的北京猿人是最早的食人族的结论也成为了仅有的权威论证。时光荏苒,今天再回顾过往,尽管北京猿人给现代人留下一些黑暗的记忆,但在数十万年前那个弱肉强食的世界,生存是唯一的愿望,当文明真正诞生的时候,我们还会苛求历史什么呢?